SHARE

就在韓國總統李明博積極推動英語國家政策,決心要讓韓國走上國際舞台之際,無獨有偶,美國也在進行「國家安全教育計畫」(The National Security Language Initiative)。

 

由國防部出資的「國家安全教育計畫」

什麼是「國家安全教育計畫」?其實說穿了,就是一場語言學習計畫。

 

軍備齊全的美國在經歷對阿富汗、伊拉克動武,卻因為駐派的軍方單位只有5個人會說波斯語,這讓他們在與當地人溝通策略,擬定計畫上大受挫折。在經歷語言不通讓自己灰頭土臉的窘境後,他們發現,今天如果要打一場勝仗,光是靠先進的武器已經不夠了,現在在戰場上要成為贏家,語言,才是掌握致勝關鍵的利器!

 

為了彌補這個輕忽已久的語言漏洞,美國總統布希找來了史丹佛、柏克萊等百餘位大學校長與國防部、情報局一同開會,希望可以針對中文、俄文、波斯語、阿拉伯等外語,擬訂一套全面性的學習計畫。他們希望從小學開始,一貫性的培養大批的語言人才。

 

這場由美國國防部主導的「國家安全教育計畫」,不只是對大美國主義的反思,同樣的,這也在向世界宣告,不管要在商場上,或是戰場上取得先機,一定要有語言能力的本錢。

 

無論商場或戰場 擁有語言力才有致勝先機

 

這場語言軍備競爭,在亞洲更是各國積極搶進,如中國在小學1~2年級每年份配75~105個小時,馬來西亞在小學1~3年級每年份配116個小時教授英語。

 

在日本,中央教育審議會在2008年1月提出諮議報告,決定增加小學、國中主要科目1成以上之授課時間,以及將小學英語課程列入下學年度學習指導綱要內。增加國中小授課時間是日本政府30年來罕見的「再度決定」,顯見其重視程度。

而在韓國,則將出現第一所公立小學用英語教授數學和科學科目。首爾市教育廳於2008年1月11日表示:「決定將首爾市廣津區的光南小學指定為用英語教學實驗學校」。此學校除用英語教授英語教學之外,數學、科學等兩科目也用英語教學。目前韓國首爾市私立永薰小學等和地方的部分學校正在實施所謂的「英語教學日常化」教育模式。

首爾教育廳相關人士表示:「為了了解用英語教學能對學生的英語教育產生多大效果,決定首先選定實驗學校來進行研究。」並且進一步解釋說:「這是響應總統當選人李明博的競選承諾-英語公共教育完成工程-所採取的措施。」這項英語公共教學完成工程將從小學3年級開始實施針對其他科目之英語教學,進而達到推行英語日常化之目的。

首爾光南小學計劃從今年3月起,以小學3~4年級為對象,針對數學和科學教科採用英語教學,時間為1年。即將3年級的8個班級和4年級的10個班級各分成兩組,將一組定為實驗班,另一組定為比較班,實驗班的數學、科學科目用英語教學,比較班則照常每週進行1個小時的英語教育。

該校校長鄭聖燮:「預料因為學生們不熟悉英語,在教學上可能有困難,因此決定採用外籍教和韓國教師2人1組一起上的合作教學模式」。

 

在香港,香港教育局長長孫明揚在2008年三月16日出席「香港教學語言政策研討會」中表示:香港政府每年將撥出約6億港幣的預算,為中學提供400多名以英語為母語的英語教師,以及為小學提供約500名以英語為母語的英語教師或助教,希望營造英語環境和活化英語學與教。孫明揚指出:「為鼓勵學生多閱讀英語讀物,香港政府每年投放約900萬港幣,在中、小學各級別推廣英文閱讀風氣。」

 

孫明揚說:「香港是一個背靠中國的國際商業城市,國際間的商業活動是以英文為主,因此在香港,幾乎所有的商業契約、法律、銀行、保險等文件都是以英文為主。」孫明揚為香港教育政策闡明其大方針:「香港回歸中國後,我們的學生當然要具備良好的中文能力,但是他們亦要配合世界一日千里的發展,同時學好英文,成為中英兼擅人材,才能真正配合香港獨特環境的需要, 盡量發展香港的優勢,為在國際舞台中,扮演適當的角色。」

 

香港政府更投注了近9億元港幣成立<香港語文基金>,以資助各中學推行校本措施,提升英語教學水平。例如自2005年起,每年編列500萬港幣舉辦<香港英語節>,透過辯論、話劇、英語營等輕鬆的活動,增加學生學習英語的興趣。

 

就連擁有多元文化與人種的澳洲,今年也提交了一份署名為「調查澳洲學校語文教育實況及性質」給聯邦政府,只因為他們發現澳洲學生沒有「環球受聘」的資格。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