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ARE

文∕ Eileen Shen

大掃除除了清除髒污之外,往往可以掃出許多讓人懷念的回憶,但有人卻從大掃除當中,掃出了全新的職涯,你相信嗎?來看看廖麗淑的故事。

「做國外業務就像探險一樣,你絕對想像不到自己可以走到哪個地步、遇見哪些人,這些人事物、資源,卻都會成為你未來意想不到的人脈資產。」在儒鴻企業任職將近9年、專負責國外市場的針織布事業部業務副理廖麗淑如此說道。

 

憧憬外國文化 英語力再加強

事實上,在進入儒鴻之前,廖麗淑曾是人人稱羨的空服員,「當時的我對於外國充滿著好奇和憧憬,對『人』也有極大的興趣,因此從東吳大學社會學系畢業後,我便直接進了航空業。」

廖麗淑說,雖然當空服員可以飛到世界各國,似乎也能接觸到來自世界各地、形形色色的人,「但我發現,其實在這份工作當中,無論是和旅客或同事,仍無法從中深入外國市場和文化。」

當了5 年左右的空服員,廖麗淑決定轉職,「一開始我還沒想好要怎麼轉、往哪裡轉,我就先從英語加強開始。」廖麗淑說,雖然空服員給人的印象就是外語能力強,但她卻覺得自己的口語溝通能力僅能符合工作所需,還有很大的進步空間,「常常到國外時,我都不太敢開口跟當地人交談呢!」

於是她上了半年的英語進修課程,讓自己的多益測驗TOEIC)成績從原本的650 分進步到800 分左右,正當一邊進修的她還在考慮是否要攻讀心理諮商相關的研究所時,一次大掃除竟讓她意外看到ITI 的課程資訊,從此人生大轉彎。

 

22-2

大掃除掃出ITI 剪報 決定轉職方向

「那剛好是姐姐剪下的一份ITI 報導,裡面寫著畢業校友們所分享的國際業務人生,看了覺得好像很有趣,也很符合我想做的事情,就決定試試看。」就這樣,廖麗淑進了ITI 經貿組,學到相當多經貿專業課程以及商用英文,再加上她既有的英語文能力,她所嚮往的國外業務生涯,開始蓄勢待發。

「我選擇了自己有興趣、也很有發展潛力的紡織業。」原來廖麗淑平常就喜歡自己挑布做衣服、窗簾,雖然紡織業似乎紛紛外移,但對她而言,反而是可以切入的領域,「因為我認為,台灣紡織業還有很大的發揮空間。」進了企業後,廖麗淑才發現自己在ITI 所學價值,「最大的感受就是縮短業務上手時間,不太需要同事花時間照顧幫忙,也能夠找到對的人處理事務。」此外,ITI 的商用英文也發揮了不小的效益,「尤其是和外國客戶email 往來時,需要的不僅是英語文能力,更要懂得商業語言。」她還曾因此教一位外文系畢業的同事寫email 呢!

 

掌握國際禮儀文化 國外業務成事關鍵

當上國外業務的廖麗淑,平時要和美國、加拿大、英國等地的品牌商,以及新加坡、香港、韓國、斯里蘭卡等地的成衣廠溝通聯繫,「大多數時間用email聯繫,也常需要到當地拜訪或接待品牌商來訪。」不過,她觀察到,除了外語能力之外,如何和對方互動的國際禮儀、文化,更是成事與否的關鍵。

「例如曾聽聞有台商帶著外國客戶中午去吃鐵板燒,但對方下午還要工作,中午比較想吃簡單的食物,因此像那樣的餐會安排晚上反而較為妥當。」換言之,大至對方的職場文化和工作習慣,小到什麼樣的場合要開什麼酒、配什麼菜,都是國際職場、禮儀和文化的一環,也都是國外業務必須下工夫的課題。

「比起空服員的工作,如今做為國外業務,我可以更深入了解國際產業運作,也能更懂外國人、文化,可說是實現了我當初轉職的理想願景。」廖麗淑表示,國外業務的工作不僅讓她可以和外國客戶建立深厚的關係,出差到國外時巡視當地店面專櫃,也會有插上自家旗幟、拓展版圖的感覺,「會很有成就感。」

廖麗淑表示,國外業務工作可以測試自己的能耐、不斷往前衝,「現在所做的一切,都是在架構自己的資源及人脈,未來無可想像,當下不斷去探險就對了!」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