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ARE

文/ Chloe Hsieh

 

可能在全台灣都能發現志工的足跡,其實,台灣人情味更是遠播海外。最令人印象深刻的例子是兩年前東日本311 地震後,台灣政府與社會各界人人踴躍捐助金錢及物資的熱心,以及慈濟等志工團隊親赴災區賑濟和協助重建的效率與精神,令日本政界、媒體與人民驚訝。而台灣捐款高居世界第一,堪稱史上最大規模的台灣國民外交,也是台灣人情味散播國際最成功的例子。

 

尼泊爾――喜馬拉雅山脈的一角,夏天仍微寒

「中興大學國際志工隊」指導婦女衛教。住慣台灣生活的人可能沒辦法想像尼泊爾山村的日常生活。尼泊爾的教室沒有燈,且採區域輪流供電,當供電停止,整個山頭會暗下來,換對面的山頭發亮,這一停就是8 小時;當地婦女因為視月事為不潔之事,大多不清楚相關的衛生知識,也沒有使用衛生棉的概念。

在這樣的環境裡,中興大學國際志工社盡可能利用準備好的課程進行服務。為了不辱使命,成員們在台灣就先多方設想演練,期望在改善生活的同時,又不破壞原有的文化。比起所付出的,志工們更認為自己從尼泊爾的起居生活中獲得了更多。社長陳德群說,這一趟尼泊爾行像是自我探索之旅,看到當地居民節儉卻自在的生活方式,會發現過生活可以更順著感覺抓方向,不用太勉強自己一定要走跟別人一樣的路。
泰國――頑強不息的泰北孤軍後代生活區

「台科大國際志工社」讓孩童從繪畫與華文學習中發揮創意及多元學習。「老師,我愛老師,我不想給老師回去,以後老師還要來找我們嗎?」這是當地華文小學的小朋友所獻上的感謝卡,也就是俗稱的「孤軍子弟」。今年是台科大國際志工社Tai Tie Thai團隊前來華文小學服務的第四年,主要教華文、英語與數學三科。

泰北當地教師人數不足,不僅大部分都不具備正式的教師資格,並且流動率也高,導致教學沒辦法一貫;而從台灣過來的團隊數量雖多,但是彼此間沒有整合,反而是一種資源的消耗。這些老師來來去去,也對小朋友的心靈成長影響很大。團員徐筱媛說,如果沒辦法定時回去探望小朋友,可以寄信讓他們知道老師一直都關心著,那麼這些孩子的學習就會比較認真。即使如此,未來如何顧及泰北居民的心理、幫助當地解決教育困境,依然考驗著台科大國際志工社團隊的智慧。

 

肯亞――熱帶地區偏僻山村, 生活條件刻苦

「馱肯社會企業工作隊」為第三世界國家以多元角度進行長期服務。在肯亞的第一站是個名為歐雷拉雷(Oloilalei)的山中村落,馱肯工作隊隊員們寄宿在當地的小學裡,由於當地沒有任何的自來水和衛浴設施,隊員們只能利用事先帶上山的桶裝水擦澡,或是用隨身攜帶的濕紙巾應急。然而,生活上的種種不便並沒有讓隊員們因此萌生退意,而是學著去適應環境。

期間,工作隊發現到當地飲用水的水質相當混濁,但村民多直接飲用。為了改善飲水品質,隊員們就地取材製作出簡易的淨水設備,再以圖說方式教導村民自行製作。對於隊員們來說,這次的經驗不僅是服務,在肯亞學會了什麼叫做純淨的快樂,什麼叫做簡單的生活,什麼叫做知足的人生。
印度――隱藏著缺乏基礎教育的困境

「Incredible India」募集物資,陪伴印度孤兒教導衛教。今年夏天,五位來自不同校系的大學生組成了「Incredible India」志工團隊,前往印度的海德拉巴(Hyderabad),協助當地的非政府組織提升教育品質,並且加強愛滋宣導。這段時間,志工們與非政府組織在當地收留的孤兒們一起生活、朝夕相處,團隊除了在課後輔導時間做宣導外,在建立孩子們的衛生觀念上,平時也能發揮以身作則的效果。

團員們希望能提供一個平台,讓更多志同道合的人能一起合作,不僅在寒暑假赴印服務,平時在台灣也持續地募款和募集物資,讓志工計畫延續下去。團員們說,「我們五人希望帶給當地,不只是零碎、短暫的志工體驗,而是可以長期永續下去完整制度的經驗傳承。」希望藉由這段愛的旅程開啟更多志工投入的可能性。

 

中國――臨沂燒燙傷醫院,孩子們沉痛的悲鳴

「愛在臨沂藝起來」用音樂及藝術幫助燒燙傷病童建立自信。烏克麗麗(Ukulele) 是一種簡單易上手的四絃樂器。三位志工彈奏烏克麗麗來吸引病童們的目光,讓病房裡充滿了玩樂器的歡笑聲,更讓這股陽光的力量鼓舞了燒燙病童的家長們,紛紛加入志工團隊所設計的精彩活動。連病童家長都說,好久沒看到孩子們笑了。

一句輕描淡寫的話藏著無數眼淚,團員們說,意外事故在孩子的身體刻上傷痕,也在內心留下陰影,而父母親又因工作的關係無法長時間陪著他們,燒燙傷病童們必須忍受傷痛與和家人朋友分開的孤獨寂寞,時間久了,孩子們的心也封閉了。團員們說,設計了那麼多的課程與活動,但其實最簡單的聊天、互動才是病童們最需要的志工服務。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