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ARE

文/Nina Liang

 

ETS台灣區代表與1111人力銀行於2009年10月19日發布「2008年台灣與國際職場英語能力差距敘述統計報告」,在記者會中公佈了2008年亞洲國家平均成績排行,台灣TOEIC平均533分,贏日本的495分,但輸給南韓的604分。到底台、日、韓三國整體職場的分數差距是如何產生的?如能追蹤這三國的學生,包括高中生、技職大學生、一般大學生及研究生這四類考生的多益成績,應可找出一些更上游的原因。

 

ETS台灣區代表接著於12月17日發佈「2008台灣、日本、韓國學生多益成績敘述統計報告」,比較三國學生族群的英語實力。結果發現,台灣學生表現雖與日本不相上下,各自為522及550分,卻遠遠落後韓國的616分。從台、日、韓三國的學生成績發現下列五大現象:

 

  1. 台灣學生多益滿分的人數百分比低於日本及韓國。台灣的菁英滿分族群比例只有04%,明顯低於日本的0.07%及韓國的0.22%,顯示將來職場有高階人才英語競爭力不足的隱憂。
  1. 一般大學生的平均多益成績577分,雖比日本高出24分,但仍落後韓國44分。
  1. 技職校院學生的平均多益成績則為408分,落後韓國52分,比起日本的兩年制短期大學,更落後76分。
  1. 研究所部分,台灣學生多益平均成績585分,與日本的583分接近,但比起韓國的663分,差了78分。
  1. 高中生的平均多益成績,是本次調查報告中,台韓兩國差距最大的一個項目;台灣平均524分,竟落後韓國達151分,行政院副院長朱立倫引為奇恥大辱。

 

表一:台、日、韓學生族群分類多益成績比較表

 11 

 

台灣國內學生英語能力

研究所不如國立大學 技職院校不如高中

 

另外,由台灣地區高中、技職、大學、研究所的多益成績曲線圖(圖一)可以看出,從私立技職院校、國立技職院校、私立大學、到國立大學,多益成績一路由381分上升到622分,這樣的走勢所反映出的各級高等教育機構學生的英語能力現況,還算是符合一般人的認知。

 

但令人詫異的是,從高中到技職院校的這一段多益成績曲線竟然大幅下跌,落差達到143分,顯示無論是私立或國立技職院校,英語能力都落後高中生一大截。同樣的現象也出現在國立大學到研究所這一段;普遍被認為是菁英階層的研究所學生,多益成績不但沒有超越國立大學學生,甚至還退步了37分。

 

台灣菁英階層的英語實力走下坡,ETS台灣區代表王星威推估原因在於研究所大幅增加,每三個大學生就有一個念研究所,但數量龐大的研究生素質不一,不一定人人都擁有水準以上的外語能力。尤其有些學生是透過甄選管道進入研究所,只要在校成績符合要求即可申請。所以整體來說,在研究所階段,英文並未受到該有的重視。而針對技職院校學生英語能力低落的現象,他則表示,台灣學生的英語學習已經呈現出兩極化現象,菁英學校學生的英語很好,但許多後段班技職院校的學生,其實從國高中時期就已經「放棄英文」,所以進了科大之後,不但背不出自己就讀系所的英文名稱,就連阿拉伯數字的拼寫都有困難。

 

圖一:台灣地區高中、技職、大學、研究所之多益成績

11-2

 

由台、日、韓學生多益成績統計敘述

可以看出未來三國上班族的國際競爭力

 

王星威指出,台、日、韓三國教育體制類似,不曾被歐美國家殖民,且共有漢字或日語教育的歷史文化基因,加上二戰後,三國先後在經濟上處於相互競爭態勢,他相信此一成績報告雖然只是敘述統計,但由於參加的學生人數龐大,且類別、地區、年齡等特質極為分散,因此統計結果仍具有相當參考性,有助於觀察三國上班族未來的國際競爭力,值得提供給政府教育部門作為研擬政策時的參考。

 

王星威分析,韓國的學校英語教育重實用,以「生活及職場英文」為核心,而台灣的學校英語教育目標還維持在四十年前「培養基本英文素養」的觀念,長久下來,使得台灣學生的英語溝通能力逐漸落後韓國。他建議,台灣英語教育應縮小學習範圍,專精在應用層面,並朝往「就業導向」發展,讓學生具備實際的英語溝通能力,以完成工作或交易任務。為了提升台灣的未來國際競爭力,他也呼籲政府部門多加重視「教育國際化策略」及「企業菁英人才國際化策略」。

 

如何雪恥?向李光耀及李明博學習

 

新加坡早在1980年,李光耀即採用激進的「大學全英語教學策略」,甚至不惜關閉反對的南洋大學,對照新加坡後來順利成為東協(Asean) 的印、太營運中心,包括金融中心、會展中心、海空運中心、通信中心….等,此一語言策略確保了新加坡印太營運中心各項服務所需的高階職場英語能力人才供給無虞。對照台灣在1995年推動的亞太營運中心,少了國家外語策略軟實力的支援,發展很容易遇到人才瓶頸。

 

當時新加坡大學的黃昭虎教授曾向當局建言,要重視人才的高階英語能力,惜未受到重視。時空流轉到去年,馬總統提出「大學全英語教學」主張,亡羊補牢,猶未晚也,但如何獎勵?如何檢驗績效?如何採配套措施?仍需從長計議。而不少外籍學生來台動機,還包括希望在「全華語」教學環境中,習得各專業的中文表達能力,以便取得「中國通」的優勢地位,如何適當的分配「華語文課程」及「全英語課程」,甚至仿效美國,在外籍生入學前提供「華語文研習課程」,也是值得深思的議題。

 

韓國總統李明博在2007年競選前,即大膽提出「英語教育公用化」政策,並且主張「上游改善論─由高中救起」,要求自2009年起要做到「中學老師用英語授課」,為了達成此一目標,編列五年四兆億韓元 (1,350億台幣) 預算,主要是投入到高中英語教師及教學用途上,對李明博認知而言,英語教育不只是英語政策,也是縮小貧富差距的政策,以往大部份加強英語教育的巨大支出都是由家長承擔,因而社經地位越高的家庭,子女越能得到昂貴的英語教育,將來更容易佔住高階的工作,因而形成英語階級;故如由政府支出,可以節省全國家庭14兆韓元(3,700億台幣)的英語補習支出,即可拉近貧富差距。

 

另外,王星威進一步說明:「相關的英語預算支出大部分投入到高中階段是一個高明的佈局,如果高中生英文好,到了大學及研究所階段自然更好。對照台灣將英文教育經費大部分投入到技職學校及大學做補救英文教學,固然有不得已的苦衷,但成效不可能高。好比治水,韓國是由中、上游整治起,台、日則是由中、下游整治,這點應值得教育決策者警惕,至少對高中投入之英語資源與對大學投入資源應等量齊觀。如此,假設四年後高三學生或大學新生英語素質能提升到多益650分或675分,某些優秀的國、私立大學實施部分科目『全英語教學政策』,以及技職院校實施的能力指標導向的新英語教學政策自然能水到渠成,要提升菁英人才的高階英語能力也更容易事半功倍。」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