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ARE

文/大前研一 譯/甯耀南

原文刊登於TOEIC Newsletter 104期

由日本國際商務溝通協會(IIBC: The Institute for International Business Communication)出版

 

編者按:日本IIBC及管理顧問界知名的大前研一先生談到全球商務最前沿的議題,就是在國際環境中工作的上班族如果想為全球做出一點貢獻,需要具備哪些能力?特請其撰文論述以饗讀者。

 

9-1

 

英語做為共同語言的三大趨勢

 

觀察全球商務新景觀,我們將發現突然增加了不少使用英語為公司共同語言的企業,企業世界的全球化運動又更加強化了此一趨勢。

 

 

亞洲各國中,新加坡是首先擁抱英語的國家,早在30年前就制訂英語為國家官方語言之一。雖然新加坡英語被戲稱「新格力語(Singlish)」,說話不連續且混雜各種地方腔及語彙,卻仍然被視為英語世界的一部份,且此一語言領航該國成為「亞洲的門戶」(Gateway to Asia)。

 

類似的情況也發生在印尼,當我使用英語演講時,聽眾不需要翻譯員。最近討論中國對學習英語具有超大胃口現象的文獻也汗牛充棟,據預測,2020年前中國說英語的人口將超過美國人。

 

南韓在學校中實施更激進的英語教育革新。例如我在高麗大學及梨花女子大學演講時,發現使用英語授課已是家常便飯,且我也感覺學生對學習英語的態度明顯地改變了,他們把潘基文─南韓籍的聯合國秘書長視為模仿的偶像。

 

日本人若要真正改善英語能力,必需先去除怕錯的心理障礙。觀照前述各國的變化來看日本人的英語能力,我擔心日本正處於落後的危機中。日本英語教學系統的本身有須要再檢討之處,許多學校授課重點在測驗學生答題的對或錯,而非致力改善學生的溝通技能,其後果就是無論何時當日本人須使用英語溝通時,他們會因為怕說錯而不敢開口,日本人學英語首要之務就是去除怕犯錯的心理障礙。

 

培養英語致用力  先啟發強烈動機

 

近日,大量的日本企業在海外擁有辦公室與工廠,須要經常派遣員工前往出差,這些外派員工需要英語能力作為基本的溝通工具,一方面能與本土員工建立共識,一方面可監督其營運,俾能達成交辦任務;換言之,他們需要的就是英語致用力。

 

那麼,一個人該如何培養此一致用力?答案就是需要動機激勵。他們需要被置入一些措施中,俾養成正確的學習心態,例如:某德國公司曾購買一家美國企業,未來前途成敗在此一舉,而讓員工具備英語致用力又是關鍵中的關鍵,因而就制定了一個人事制度,防止不能說英語的員工升為部門主管或更高職位的職位。

 

容我分享個人學習英語的故事,我讀大學的時候,學英語的動機來自想要買豎笛的心願,我決定去打工賺錢達成這個願望。我聽說當翻譯及導遊的報酬豐厚,於是就花了六周,整天聽遠東電台頻道,這是個舊日美軍廣播電視頻道,我終於成功地成為當時最年輕擁有特許執照的翻譯及導遊。

 

當我從事翻譯及導遊期間,大約服務了6000個海外觀光客,這一經歷有助於改善我的英語,因而能更上層樓。後來,我之所以能在大四的時候用英文完成論文也要感謝這一段經歷,嗣候我將該論文呈送麻省理工學院還榮獲研究所深造的獎學金。所以諸位知道,我的動機很簡單但很強烈,激勵我在短期內用功學英語。

 

因此我相信學校及公司社群都需要更清晰地規定英語能力是必備的,而且要設立能力目標,譬如將英語能力明文規定為工作晉升的標準,例如只有達到TOEIC860分(譯者註)才能晉升,或者其他類似目標的激勵辦法,因為如果我們要人員認真地面對改善英語能力這件事,我們就要給他們某種動機去努力做到。

 

全球價值觀是任何領袖的必備條件

 

為了要讓人員成功地處於國際環境中,除了應具備英語能力外,還應習得全球共享的價值觀。在海外工作,即使英語嫺熟,如果只有日本的價值觀,仍然會敗於多元價值觀對人員的張力,了解員工所在國的價值觀,並且誠實用心說話,時間久了當地員工終能接受你所表達的信息;反之,不能表裏一致,領導亦將徒勞,他們可能只能明白你表達的字面意義,但不能掌握您內心的想法,任何人欲習得真正的國際性人格,全球化的心態是關鍵。

 

然而即使在日本,學習全球價值觀也是可能的,例如:在你的生活區域裡與外國人做朋友,比如說外國學生或在不同異文化成長的日本人,他們會幫忙示現,讓你明白世界各地人民的價值領域差異有多不同,我特別鼓勵大學生要抓住這種機會,因為學習不同的價值觀在未來將對他們有所幫助。

 

我相信趁著年輕改善我們的英語與教育是件大事,這就是為何我除了要辦商學院之外還想辦一所大學,企業需要的人才特質是:工作時必有目的,且會不斷地追尋學習機會,俾能產生一定的成果,而我的辦學目標是:提供企業一批批的畢業同學,他們都具有接受全球價值觀的能力,且具有使用英語解決問題的本領。

 

【延伸閱讀】

 

註:大前商學研究所提供多種課程,包括「全球領袖實務英語」(Practical English for Global Leaders),細節請上網站(日文):http://ohmae.ac.jp/ex/pel。

 

譯者註:大前研一為何用TOEIC860分做例子?依據他的近作:「再啟動—職場絕對生存手冊」一書(天下文化出版中譯本p27)導言中說明:「商業實務英語講座是希望讓學員能以流暢的英語充分與人溝通,多益TOEIC)測驗以860分為目標,…」,與此分數非常接近的是外貿協會國貿班設定的畢業英文門檻TOEIC850分;另依法國航太產業某公司所設定的員工英語能力論述:TOEIC 800分-850分可獨自代表公司與合作機構以英語交涉合約或協議。

 

9-2大前研一profile

1943年生,日本早稻田大學理工學士、東京工業大學碩士、麻省理工學院博士,畢業後在日立製作所工作很短一段時間後,就在1972年加入麥肯錫公司工作,最後成為日本最高領導,推動亞太營運,直到2005年退休。他的著作非常多,例如:《策略家的智慧》(The Mind of Strategies)、《無國界世界》(The Boundless World)及《全球舞台大未來》(The Next Global Stage)等。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