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ARE

親愛的TOEIC OK 讀者:

你是不是覺得英文老師好像一出生英文都很好,老是不了解你學習英語的挫折?

或是當你問英文老師「我要怎麼學英文?」,得到的回答就是使用英英字典、或是看電視影集遮掉字幕等讓你沒有毅力實踐的方法呢?

在這期的專欄中,Alisa 老師要分享自己從破英文到現在可以與外國人對談如流的「小隻女孩向前衝」英文奮鬥故事。

 

那些年我最排斥的英文

 

這一切要從那些年,Alisa 最排斥的英文開始說起…Alisa 的媽媽曾在臺南女中任教,是學生們口中美麗時尚、英文教得好、發音又漂亮的英文老師,所以每次只要 Alisa 英文考差了,老師總會當著全班同學的面說:「怎麼會錯這麼多呢?妳媽媽不是英文老師嗎?」當時正值叛逆期的 Alisa,決定拋開媽媽是英文名師的陰影,立志要當國文小老師。

 

從那天起,我就徹底排斥所有和英文相關的事物。我國中時代最流行的西洋男孩團體是 Backstreet Boys (新好男孩),班上女生都會在塑膠墊板下壓著團員們的剪報,甚至有同學偷帶 Walkman CD Player 在自修課一邊聽著專輯、一邊讀書。當時的我也著迷於金髮藍眼的 Backstreet Boys,但我堅持自己不能聽也不能看,就怕太了解和英文相關事物會讓老師或同學更深信「No wonder you knew it already! 因為妳媽媽是英文老師啊!」

 

在國三畢業前夕,媽媽突然問我:「國中聯考後,妳想不想出國參加夏令營?」雖然當時我極度排斥和英文有關的事物,但對於可以出國玩的興奮之情卻完全 override 我對英文的負面情緒,於是馬上爽快的說「好!」。那一年我14 歲,國中聯考後的隔一天,我就拖著大行李搭機到英國。

 

英文的逆襲 變身卡卡女孩

 

沒想到排斥英文的下場是被逆襲。抵達學校的第一件事,就是被告知有個「oral test」。當我正疑惑著 oral 是什麼意思的時候,我已經被點名和一個日本小男生一起進考場了。

 

老師的第一個問題「How many siblings do you have?」完全讓我傻眼!老師看著我慌張的兩眼發直,於是指示日本小男生寫漢字和我溝通。在搞懂siblings的意思是兄弟姊妹後,我回答「One.」,老師再問「How many pets do you have?」,我又回答「One.」。此時,愣住的反而是老師了,因為只回答一個單字無法讓對話進行,更顯現回答者語言能力的嚴重不足,無法完整組合出一個句子。這就是為什麼在口試的時候,老師總是要求你說完整句子或是有長短句型變化的文句,因為這才能看出你的程度!

 

想當然爾,我被歸進只有6 個人的「super beginner」特殊班級,在全校100 個學生當中,我們分數是倒數的6 個人,而我是在這6 名程度最差的同學當中的倒數第一。上課的問題總是卡在我身上答不出來(名副其實的Lady 卡卡),被同學嘴歪眼斜的翻白眼更是家常便飯。因為被貼上了「super beginner」的標籤,所以會被程度好的同學排擠;漸漸地,像我這樣聽不懂英文、字彙不夠多、不知道要如何講完整句、不會說笑話、也不懂穿著打扮的14 歲女生,就被同學們當成隱形人,在歡樂的夏令營中完全沒有存在感。

 

被同學排擠的滋味很不好受。夏令營第二週,我實在壓抑不住被排擠的情緒,偷偷蹺課打電話回家,心想可以順便問一下聯考成績。電話那頭是媽媽的開心聲音:「那裡很好玩厚?」然後爸爸搶過話筒接著說:「妳這麼活潑一定認識很多朋友吧?」我忍住眼淚,電話掛上前,媽媽告訴我:「學校老師都在說,讓14歲的小孩出國很浪費錢,妳要好好加油喔!」

 

隔天,我決定啟動「小隻女孩向前衝」的模式,那天起的每天宿舍熄燈後,我拿起手電筒跪坐在地板上,翻著字典土法煉鋼一頁頁地背,但總是覺得這樣散亂地死背,無法立即讓我的口語或聽力進步。

 

小隻女孩逆轉勝

 

兩天後,學校舉辦了一場卡拉OK 比賽,看著踴躍報名的人潮,我也好想上臺唱歌,偏偏國中時代的我排斥所有和英文相關的事物,不僅沒有會唱的英文流行歌,字彙量又少到無法應付跑太快的字幕。

 

此刻,突然腦中閃過當時紅極一時的鐵達尼號主題曲,於是我戰戰兢兢地上臺,看著螢幕跳出每個單字我都會讀,實在歡喜不已!正要放下麥克風默默的離開舞臺之時,班上兩位平時很鄙棄我回應遲緩的小男生走上前落了一句話:「I didn’t know you were that good!」然後是全場如雷的聲伴著我走下舞臺。矜持著內心快湧爆的興奮,一步出大禮堂,我大喊:「YES! I made it!」

 

隔天一早,又美麗又辣的「女王蜂們」(Queen Bees)便敲我房門,手拿吹風機和小洋裝想借我。一踏出女生宿舍,就看到 Queen Bees 的小男生粉絲群熱情地衝上來要幫我提書包。到了吃飯時間, Queen Bees 也會替我安排座位。一夜之間,全校同學都想和我做朋友。

 

我深知自己的英文程度不好,在這群 Advanced- Level 的Queen Bees 中肯定有語言障礙,於是決定打出兩個戰略:(1)還不敢開口說話,那就當一個好聽眾;(2)觀察大家的聊天主題,回家趕快查單字、準備話題。

 

小隻女孩的小心機:學習附和與模仿

 

我發現亞洲「小孩有耳無嘴」靜靜聽的模式無法應用在西方,不只會被當成壁花,也會因為沒有付出回應而被淘汰出群體。我可不想再回到「校園隱形人」的黑暗時代啊!所以我要當個會附和、鼓勵對方繼續發言的好聽眾。在聊天現場,我很快地歸納出這群高程度同學的回應詞彙以及音調:

 

  • Yeah? (提高音調,表示懷疑或驚喜)
  • Really! (音調先提高後下降,表示不可置信)
  • Oh, you did? 或 Oh, did you! (都是「真的嗎?」,但音調不同而呈現不同回應的情緒)
  • That’s interesting / funny / awesome / great.(意識對方說的話很有趣,還想再聽更多)
  • I didn’t know that. Tell me more. (鼓勵對方說更多)

 

果真,我變成大家最喜歡一起聊天的對象,因為和我說話總是可以得到回應。同時,我也歸納出 Queen Bees 喜歡聊的電影明星和音樂類型,趁下課時間上網找這些明星的中文影劇介紹,用我僅會的英文整理一兩句心得,或是提出問題。因為在做好心理準備後,才能讓我更聽得懂對方的腔調,藉由主題關鍵字拼出內容。

 

我漸漸從一個「很好的聽眾」,轉變成主動丟出話題等待回應的人。當我發現只有我說 super stars,而其他人都說 movie stars 或 film stars 時,或是當我說「The movie made me cry.」,但 Queen Bees 在回話時轉換成「I know, the scene was very touching, wasn’t it?」時,我馬上汰換掉我的詞彙和句型,模仿他們使用更好的表達方式。

 

這個充滿眼淚與歡笑的夏令營,徹底的改變 Alisa 老師對英語學習的觀念。如果不是以提高語言即戰力為前提的方法,都是一昧的自我感覺良好,很難真的讓我們感覺到所謂的「實用」與「進步」。

 

作者/ Alisa Tu

現職/

柏登國際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特別助理

 

學歷/

美國賓州大學英語教學碩士

英國倫敦藝術大學時尚行銷碩士證書

國立成功大學外文系學士

 

經歷/

成功大學外國語文學系專案講師

美國賓州大學醫學生物科技後博士ESL 英語講師

美國卓克索大學語言中心講師

 

號外! Alisa 老師獨家分享

Alisa 老師在 100 年 12 月 17 日的 TEDxTainan 演講上,分享了「那些年,我和你,都捨不得翹的英文課」的教學故事,歡迎想了解「實戰」英文的你上網搜尋喔!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