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ARE

文/楊正敏

照片提供/林書煒

 

林書煒小檔案

現職:台視《健康好簡單》主持人

學歷:政治大學新聞研究所EMA 畢業

經歷:中天新聞主播

著作:《管他差幾歲 愛了再說》、《孩子,我想說的是》、

《妳是我微笑的答案》、《主播解碼》。

家庭狀況:先生為作家蔡詩萍,兩人育有一女。

 

任中天新聞主播的林書煒,離開主播台後,除了固定每周一到周五上午主持台視《健康好簡單》節目外,還身兼作家、主持人、母親與妻子多重角色,但無論角色如何轉變,唯一不變的是她始終將英語當成終身學習的科目之一。

 

英文不能死背 要活用在生活中

林書煒回憶說,小學時是沒有英語這個科目的,但小學五年級時曾經和幾位同學一起請外籍老師教發音和拼音,所以現在發音還算標準,應該算是那時打下的基礎。沒想到一上國中,班上的英文老師是填鴨式的教學,只要學生一股腦的全背起來,分數考不好還會體罰,少一分就打一下屁股,可說是學英文的「黑暗時期」。她學得很挫折,不像國小時那麼開心。

高中時林書煒讀的是教會學校,非常重視英文,也有外籍老師上課,師生間很像朋友一樣互動,相互了解。所以老師上課時不會在意學生講錯,而是重視學生願不願意說,說錯了沒關係,老師會改正,這樣的學習方式,終於讓她重拾對英文的興趣。

林書煒認為,文法應是台灣學生最弱的部分,時態常會講錯,過去式忘了加「ed」,第三人稱忘了加「s」等。但老師都會鼓勵學生要開口講,不要怕錯。課餘還有英文歌曲比賽。她說,英文不能死背,還是要活用在生活中。這些生活化的課外活動,都是活用英文的好機會,也讓她領悟學英語不能害羞,要有不怕錯的膽量,才會進步。

到了大學,林書煒曾經計畫出國讀書,補過GRE,也去考過試,在學時和出社會後也曾上過地球村、科見美語,讓自己的英語不致於愈來愈生疏,同時也訓練自己說英語的膽量。

 

英語能力能拓展自己的工作領域

林書煒說,當記者和主播用到英文的機會不多,但曾經有一段時間跑外交部的新聞,難免會有外賓,要用英文採訪,當時大家只好推出英文能力比較好的同業,摘要記者會上的內容。但這樣下去也不是辦法,就找了兩、三個同業一起找了外籍家教加強英文能力。

直到現在,林書煒仍定期上課或與外籍家教老師討論工作上的英文問題。她說,現在會接一些主持工作,有時需要雙語主持,偶爾有一些正式的場合,用字遣詞需要正確得體,就會事先跟家教老師討論。有時則是會進行一些私人的會話課,她認為,無論生活上或工作上,都需要持續保持一定的英語能力。

林書煒認為,年輕人眼光應該放遠一點,即使做的是比較在地或者是用不到英語的工作,還是不應該放棄英語,因為有英語能力,才有拓展自己工作領域的機會。

她說,現在年輕人喜歡從事服務業,服務業會遇到各式各樣的人,總是會有機會需要以英語服務,這時若能馬上秀出平時準備已久的英語,一定能讓老闆刮目相看;相對的,遇到開口說英語的場合就往後退三步,那麼在職場上就喪失了一個更上層樓的機會了。

 

以英語能力檢定驗收學習成果

林書煒與作家先生蔡詩萍兩人的獨生女已經小學二年級,現在讀的是小學的雙語班。林書煒說,當時只是為了要跟雙語幼稚園銜接才讓女兒讀雙語班;由於數學、自然等科目要用英語上課,反而讓女兒學到很多生活化的字。林書煒舉例,像自然課裡會教爬蟲類、哺乳類的英文單字,這個是以前自己在學校裡沒學過的,幫女兒溫習功課時一起學,也很有趣。

負責陪女兒讀書的林書煒自己也教出心得,準備在九月出版有聲書分享;而爸爸蔡詩萍會偶爾幫女兒溫習。

林書煒笑說,老公大她17 歲,學的是萬國音標,所以在教女兒讀英文時,父女倆有時會因為發音不同而小爭執。而且蔡詩萍陪女兒讀書時才發現像neighborhood 這個以前國中才學的單字,10 歲的女兒早就會了;但女兒看到爸爸在讀《經濟學人》等英文雜誌時,發現原來爸爸的英文也很棒。

林書煒說,而雙語班的外籍老師比較不在乎分數,而是在乎上課時是否主動積極,而且也會有像拼字比賽等活動,鼓勵學生從遊戲中學習。她說,只要會發音,就能拼出英文單字,不太需要死背。

學校也安排女兒參加英語認證,林書煒認為,雖然分數不重要,但是學習英語後參加能力檢定,是一種「驗收」,只要不是題目刁鑽到像要考倒學生,反而可以讓學生有成就感,而且可以按步就班的學習。

林書煒說,全家一起出國時,女兒遇到非美國或加拿大口音時,會有點害怕。這時林書煒會說,爸爸媽媽也聽不太懂,我們再一起聽聽看,女兒就不會那麼害怕;林書煒說,英語是世界性的語言,總是有各式口音,但只要多鼓勵,讓孩子不會害怕開口說,從生活中學習,相信孩子能自然而然培養英語能力,也能運用自如。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