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ARE

文/陳可耘

2013 年5 月,《多益情報誌》刊載了一篇文章,是一位父親為了他即將出國當交換學生的女兒,寫了一封給美國寄宿家庭的信。當中既是期待女兒出國圓夢的喜悅,卻也充滿著不捨的惆悵。在爸爸眼裡,女兒可耘(Nicole)是個熱情、愛分享,享受文學、音樂和電影的女孩;想要嘗試各種新奇事物,卻對陌生的人、陌生的處境感到害羞或膽怯,個性容易患得患失、舉棋不定。但其實Nicole 在美國,已經慢慢地成長為一個會為了自己的夢想而主動追求的女孩。

參加音樂劇的徵選,雖然落選,但不因此氣餒,反而主動尋求其他參與的機會。這樣的「勇氣」,讓Nicole 得到了另一個「機會」,而這個機會是她自己創造的。

我是陳可耘,熱愛家人、朋友、音樂、電影和藝術。我是一個享受生活,對人事物好奇的高中生。

 

故事從這裡開始

國中時就讀台北市萬芳高中國中部,當時在校園遇見高中部的外國交換學生,有的是日本人,有的是德國人、美國人。和他們打招呼時,他們都開心地微笑招手。那時便開始了我對去國外當交換生的興趣。我覺得每個人生來都有他生來就超想做的事,像有些人覺得他生來就是要跳舞的,一跳舞便找到自我。而我想到當交換學生便熱血沸騰,我覺得這是what Iam born to do !

 

音樂劇甄選初體驗 「友」你真好

從小我就喜歡唱歌,喜歡聽音樂和音樂劇,電影《真善美》是小時候最重要的回憶之一,我也一直夢想著有一天可以參與音樂劇的演出。到美國之後的第三個月,在學校走廊上看到音樂劇甄選的傳單。雖然說有點怕怕的,因為英語不好,又對上臺這種事有點畏懼,但我真的很想試試看,於是鼓起勇氣報名參加了。

甄試時,看到其他一起參加甄試的同學,這是我到美國後第一次感到如此快樂和自在。因為我們是有共同興趣的人、相似的人、對相同事情有熱情的人。我真的很想要待在這裡,認識他們,和他們相處。後來當我知道我沒得到機會時真的很難過。今年只有主要卡司,沒有背景的合音和跳舞演員。這一次參與甄試的經驗對我來說,重點已經不是「音樂劇」了,而是我真的很想要認識這些人。

 

勇敢「問」就有「機會」

於是我決定寫e-mail 給音樂劇統籌老師,表明雖然我沒有獲得角色,但有沒有任何其他工作,其他幫忙的事可以做,因為我想要參與,get involved。發信之後我覺得很緊張,因為擔心這是一個「超越界線」的要求。不過到美國之後我發現到一些台灣學校和美國學校的差異:老師和學生很喜歡「聊天」。開學的第一天,我的朋友返校第一件事就是到不同老師的教室和老師聊天,互相分享假期的事。另一項差異是:美國學生喜歡「問」,通常問了之後就有「機會」。小考前,學生會問:「我們有沒有機會先做複習再考試?」老師便知道學生的需求,學生也有機會傳達個人需要。

隔天,老師回信說她很樂意和我談幫忙的事,並說我可以在當週的早上到老師的教室談。一天後,在戲劇課辦公室,老師說我可以當assistantdirector(編譯:助理導演或稱副導演)。幫忙演員和老師,協助練習和彩排。當下真是覺得太幸運了!我很高興我有這個機會,同時很感謝老師給了我這個機會。在甄試中,我跌倒了;但透過「問」、「表達」,我得到了另一個機會。機會,是自己能夠改變的!

當了交換學生後,有很多困難,包括感情上的思念、不安全感和現實中與人的相處、不方便。我有時會想,如果能再決定一次,我會不會選擇留在台灣?現在,我很高興我有勇氣,我有「試」。這些「試」,讓我的生命更精彩!

 

番外篇

連可樂都讓我感到驚奇 發覺自己的幸運

今天喝到了生平第一瓶墨西哥製的可樂。之前就有聽日本交換學生朋友說墨西哥可樂沒有加人工甜劑,只用真正的糖!不過我是喝不出來啦!瓶子很好看是真的,是玻璃瓶喔!

昨天才跟墨西哥朋友討論到墨西哥菜(德州的墨西哥菜跟真正的墨西哥菜差很多),今天就與一個墨西哥家庭共進晚餐,嚐到真正的墨西哥捲!感覺超幸福的,讚!他們是一個很溫暖的家庭,人和人之間的溫暖真是不分國界的!

另外,昨天去看《飢餓遊戲2》,覺得蠻有感觸的。飢餓遊戲是在任何時空都有可能存在的!現在,在世界上的某些角落有人在為他們的生命奮戰,可是我們卻過著那麼安穩的日子。尤其是在物質充裕的美國,很容易忘記自己擁有很多。

最近我住的城市發生水災,有100 多個家庭毀了,家裡的暖氣不能用,衣服也都不能穿了。也聽到很多人在感恩節時會到一些福利機構分享食物給大家。我覺得我很幸運,也很高興自己有勇氣當交換學生,並讓自己堅持到現在。

 

陳可耘(Nicole)

出生年:1997

台灣就讀學校年級:在景美女中讀高一時,決定到美國交換學生一年

美國交換學校:Lake Traivis High School, Austin, TX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