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ARE

台灣女孩的澳洲重生記

 

文∕ Eileen Shen

 

44

 

 

 

 

 

 

 

 

 

 

 

「你的英文這麼爛,怎麼還敢來啊?」初到澳洲打工的鄭以然,原本投靠一位長輩轉介、在當地工作2 年的友人,卻因為英語文能力不足,被對方直言批評,進而下定決心靠一己之力在異地找工作、租房子,跌跌撞撞地撐過最初的那段時期。

 

澳洲打工 英語、自信、膽量一次練足

 

其實,剛到澳洲的鄭以然,英語文能力的確有待加強,大學學測英文科10 級分、指考英文科26 分的她,一直以來都很排斥學英文,「之所以想到澳洲打工,只是為了想把自己丟到國外看看。」然而一開始就碰了個釘子之後,她便開始改變心態,想要在澳洲的這段期間,至少讓自己變得「敢講」英語。

 

「但剛開始還是很不簡單。我在澳洲的第一份工作是餐廳打工,但我連怎麼到那家餐廳都不知道,面試也超緊張、瘋狂結巴,但幸運的是,那家餐廳的老闆對我非常親切友善,不僅來接我去面試,對我也相當照顧、有耐心。」

 

平時餐廳備料時,包括老闆在內,同事全都是澳洲人,每天備料時間都會邊忙碌邊教她許多生活或餐飲英文用語,經過一段時間之後,她的英語口說能力便大幅進步,但仍不敢接客人來電。有一次餐廳老闆便跟她說:「我人就在這裡,你盡量接電話,犯錯也沒關係,有問題轉給我。」積極鼓勵她開口。

 

此外,鄭以然也利用周末假日到小鎮上的教堂參與活動,因而認識許多當地人,不僅拓展了生活圈,也在無形中更加提升了英語文能力。後來,她到了澳洲一家化學工廠工作,「我是直接到櫃台問有沒有職缺的,後來才知道因為我當時的積極和敢講英語的態度,獲得櫃台推薦,才得到那份工作。」

 

原來,因為化學工廠要將挖採到的礦石磨成粉,再取樣到實驗室化驗分析,確定是品質良好的礦石才進一步開挖,「因此需要看得懂英文的化驗清單、礦石粉標示,例如要用幾號試管裝多少份量的幾號礦粉,有時還為了找樣本而必須到各部門詢問,在在需要英文的聽、說、讀、寫等能力。」

 

後來的鄭以然,不僅在澳洲工作用英語溝通無礙,租房子需要處理的水電瓦斯、網路、電線等日常生活大小事,再也難不倒她,和剛到澳洲、連機業者介紹當地費率方案都聽不懂的她,已判若兩人。

 

回到台灣 重新審視自己

 

在澳洲一待就待了4 年的鄭以然說,「我覺得離自己的家鄉好遠,想回來了。」回台後的她,開始上台大法律學分班,希望未來有機會為社會盡力。邊修學分邊當家教的她,今年開始也抽空到國外協助朋友策展,「因為朋友覺得我的英文夠好,可以幫上忙,便開始找我到菲律賓、泰國幫忙策展,負責和世界各國的講師來賓、當地工作人員溝通,解決各種活動需求,非常有趣!」

 

「我想要再加強自己的英文,讓程度好到可以勝任需要英語文能力的職務;未來不管求職、或是現階段的家教工作,都能有更多不同的選擇。」也因此,回台後的她仍訂閱英語學習雜誌電子報、大量閱讀國際報導文章;透過手機App 訂閱不同程度的英語頻道,用以保持在澳洲訓練出來的聽力,「英語好的好處很多啊!我變得更有自信、能做的事情也更不受限。」

 

「英語口說能力真的很重要,它是與人溝通、尋求幫忙時最重要的基本工具,不要害怕會講錯,勇敢開口就對了!」如今的鄭以然,早已經不再是當年那個連英文招牌也看不懂的小女孩,自信而堅定的她,對於未來的想像無限寬廣。

 

圖書:帶著優秀的英語口說力,鄭以然看見更廣闊的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