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ARE

 

文/Claire Hsu

 

26focus5

余正元

就讀系所:高雄醫學大學學士後醫學系

志工經驗:921創傷後重建修復計畫、臺灣路竹會義診

參與國際事務經驗:2007年巴西微生物實驗室、2008年波蘭教學醫院見習、2009年美國哈佛醫學院的教學醫院見習

 

*態度決定一個人的高度和廣度。

 

積極、樂觀,是目前就讀高雄醫學大學學士後醫學系(以下簡稱後醫系)的余正元,給人的第一印象,而這樣的人格特質與他的成長環境有很大的關係。余正元表示,早期隨著行醫的父親調派到澎湖、沙烏地阿拉伯等地,所以單是幼稚園就唸了四所,但他絲毫不以為苦,「因為這樣反而增加了我的彈性,和對新環境的適應力。」

 

轉念 就是另一種獲得

 

「父母一直鼓勵我們要正向思考,許多事轉念後,真的豁然開朗。」余正元說,20歲第一次到英法自助旅行,結果行前長水痘;好不容易成行又遇上飛機延誤、行李也轉丟了,儘管當下懊惱,轉念一想,這未嘗不是累積旅遊經驗的機會?在進入後醫系的第一天就摔斷手,他也當成是訓練自己培養病人同理心的過程。

 

余正元就讀於台大心理系時,曾參與921創傷後重建修復計畫,在台中東勢山區挨家挨戶拜訪,戰戰兢兢接觸陌生個案。相較於學長遊刃有餘與當地居民打成一片,自己卻因詢問技巧不夠熟練,被一對老夫婦摒除門外,他深自檢討,開始加強自己察言觀色、掌握人際關係的技巧。

 

勵志效法宋睿祥 成為無國界醫生

 

余正元在大學畢業、退伍自我沈澱後,確定人生目標,考入後醫系。而父親余堅忍為高雄榮總婦產部主任,其敬業及熱愛工作的態度,一直是正元的典範。因此從醫成為他的志向。

 

喜歡閱讀的余正元,偶爾在聯合報看到醫師宋睿祥《無國界醫生行醫記》的報導,深受震憾,因而立下成為無國界醫生的志向。在想體驗最單純的醫病關係的願望下,他也深刻了解宋醫師的勇氣和決心背後,其實面臨著許多語言、生活、文化隔閡、資源貧乏的問題與考驗,這也是自己必須努力克服的。

 

海外醫生實習見聞錄

 

於是,他致力充實海外醫學經歷,2007年跨越半個地球赴巴西微生物實驗室學習;2008年到波蘭教學醫院見習;2009年參加美國哈佛醫學院的教學醫院見習。

 

余正元觀察,巴西的醫學系是六年制,第三、第四年就會進入醫院接觸病患,讓學生盡早熟習醫院的環境,在醫學倫理方面比較貧乏。而剛脫離共產統治的波蘭則是個深沈、壓抑的民族,人民不經意流露出的木然表情、排隊時爭先恐後的失序景況,顯示波蘭人民、社會還處於轉型階段。

 

透過高醫哈佛基金會申請,余正元前年十月到哈佛醫學院整形外科見習。他指出,整形外科的Program是非常典型的外科風格,查房、科會、門診、開刀,步調很快很緊湊,只能積極地從做中學。

 

整體而言,美式醫療和台灣相比有好有壞,對方的整體醫療品質好,但價格昂貴;看門診過程周到,但效率不若台灣。最值得學習的,是對方開放、積極、正向的態度,少了幾分階級尊卑的傲慢,多了幾分教學相長的熱情,以鼓勵代替責難,以實作代替空談。

 

在海外見習的過程中,余正元結交了不少外籍好友。巴西籍的醫生友人Costa Karina,心中也有著成為無國界醫師的憧憬。

 

倆人分離時,Karina惺惺相惜地說:「或許,有一天,我們會在非洲行醫時再見…。」更加強他要至世界各地需要他的地方行醫,結交四海之內志氣相投的朋友。

 

教授李家同所著《讓高牆倒下吧!》系列書籍,帶給余正元許多啟發。「志願服務是大學零學分的必修課!」他非常鼓勵青年學生加入志工行列,在服務別人的過程中,也成長了自己;所有投入的時間不會白費,一定會在某個時候、以某種形式得到回饋。

 

無國界 由語言、義診及志工服務開始

 

余正元了解,要成為一位無國界醫生,自己還有許多不足之處。尤其語言是與外界溝通的橋梁,必須打好基礎。

 

余正元說,小時候在沙烏地阿拉伯待了九個月,算是學習英語的啟蒙。「我比較敢講吧,有時比手劃腳也能溝通!」再加上芬蘭、英、法的遊學經驗,以及巴西、波蘭、美國的海外見習,英語的聽說讀寫都有長足進步。

 

他常提醒自己不要忘記當初習醫的初衷,將先從國內的義診、志工服務開始,不斷充實專業知識、技術、語言能力,未來當機會來時才能好好把握!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