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ARE

《暴風雪中的白鳥》White Bird in a Blizzard

1

圖片來源:中時電子報

 

如果《控制》中的尼克和艾咪有生小孩的話,那《暴風雪中的白鳥》就是女兒版的《控制》,以女兒的角度來看母親的失蹤,以及失和的家庭,而真相往往在道德背後。

 

在這部藝術感特重的片名下,《暴風雪中的白鳥》很容易被觀眾忽略,但是當畫面出現「雪琳伍德利」和「葛瑞格·荒木」的名字時,你很難不注意此片。雪琳伍德利近幾年以《生命中的美好缺憾》《分歧者》成為當紅的青春電影女星,但是大家一定忘記她曾在《繼承人生》飾演喬治克隆尼的女兒,更為她帶來許多獎項。而《暴風雪中的白鳥》則是在雪琳伍德利爆紅前,擔綱演出的獨立電影,可見導演葛瑞格·荒木早已注意到她的魅力與演技,一如《神秘肌膚》的喬瑟夫·高登李維,日後也以《戀夏500日》《全面啟動》一躍好萊塢一線演員,可見導演超凡的選角能力以及擅長挖掘出演員的潛力。

 

當年《神秘肌膚》轟動各大影展,詩意般的鏡頭搭配流暢的敘事,處理極具爭議性的同志、戀童、性侵等議題,卻以不慍不火的方式帶出邊緣人物的心境與遭遇。十年後,《暴風雪中的白鳥》將視角從男性變成女性,對於情慾的渴望更加濃烈,消失的童年成為消失的母親,我們跟隨主角的青春與步伐,尋找他們的生命出口,但是當一個房間只有一個大門時,出口和入口的界線又在哪裡?

 

2

圖片來源:Yahoo奇摩

 

《暴風雪中的白鳥》描述那段躁動不安的青春,不管是賀爾蒙還是外在現實,而女主角凱特就如同獨立電影一般,她的解放是最忠實、貼近人類本能。而電影中失蹤的母親也是非一般母親的形象,一如心理醫生無法置信地說「What kind of mother would do somthing like that」,當母親被貼上愛家、做家事等標籤後,迎面而來的只有一成不變的平凡生活,「平凡」有時是逼瘋人最好的利器。《暴風雪中的白鳥》中的女性,皆是突破大眾以往對女性的想像,並非重新定義卻是還給她們最原始的色彩,當然也包括人性的黑暗面。

 

電影以女兒凱特的角度來看父母的婚姻,卻也帶出母親如何看待女兒的另類想法。母女間的互動從黏膩到冷淡、疏離,但是拉開距離感的卻是母親,因為當Kate不再是自己的寵物貓cat,小貓長大成青春美麗的貓,而母貓卻只是在一成不變的生活中擔任年華不再的老貓,忌妒之心由內而外地顯露,即便她穿上在緊貼、性感的衣服,也永遠襯不上年輕貌美的女兒,誰說女兒初嘗愛慾時,母親只能有正面或是負面的情緒,誰說母親不能忌妒擁有青春、掌握男人的女兒。伊娃葛林完美詮釋帶有偏執、歇斯底里的母親,有別《控制》中妻子的內斂型的醜陋,伊娃邪惡般地笑容完全表露無遺。

 

3

圖片來源:世界電影

 

《暴風雪中的白鳥》不難看出是葛瑞格·荒木的電影,同樣地帶有驚悚、禁忌的話題,一到導演手中節奏就被打亂,你試圖想當偵探提早在結局公布前解謎,但是導演故意不稱你意,不斷地以回馬槍打斷觀眾的推理,最後讓這場暴風雪平靜地結束。如果你喜歡大衛芬奇的作品,享受在驚悚片中的心跳加速感,《暴風雪中的白鳥》在你心中可能只是一部類驚悚,但是卻也創造出另類的觀影享受。當真相水落石出時,影廳的觀眾全都大大吸了一口氣,而這口一氣就值得你進電影院一探究竟。

 

如果你喜歡《神祕肌膚》,本片或許無法超越它的經典卻也延續導演一貫地手法,從演員直視鏡頭、轉場的暗屏、打動人心的性愛鏡頭,以及永遠不搶鏡頭的電影配樂,配樂更找來《神秘肌膚》和《壁花男孩》 Robin Guthrie 和 Harold Budd,著實為電影加分不少。或許來看《暴風雪中的白鳥》的人都是十年前被導演馴服的粉絲,本片相較於《神秘肌膚》更為大眾化,但是看完電影後,我只能說你會更愛葛瑞格·荒木。

 

– See more at:影評 《暴風雪中的白鳥》-當《控制》生了女兒

 

?單字補給站

中文 詞性 英文
暴風雪 (n.) Blizzard
一成不變的 (a.) changeless
平凡 (n.) ordinary
人性 複合名詞 human nature
冷淡的 (a.) indifferent
忌妒 (v.) envy
偏執的 (a.) stubborn
歇斯底里 (n.) hysteria
醜陋的 (a.) ill-favoured
邪惡的 (a.) wicked

 

?例句

 

human nature 人性

I believe that human nature is good .

我相信人性是善良的。

 

envy (v.) 忌妒

She said it out of envy .

她出於嫉妒說了這話。

 

wicked (a.) 邪惡的

He denied that he had done anything wicked .

他否認做過任何邪惡的勾當。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