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ARE

文/編輯部
施博元
就讀:清華大學奈米工程與微系統研究所
志工經驗:2008 年清大東非坦尚尼亞國際志工團志工
2010 年清大宵夜街改造活動
2010 年東亞研究型大學協會(AEARU)清大代表

身為東非國際志工媒合平台「台飛協會」理事會會員及起草者之一,同時還在就讀清大奈米工程與微系統研究所的施博元,從小幾乎是以第一志願一路讀到研究所,求學之途相當順遂。卻在進入大學時自覺:「自己不能只有一味地『使用』社會資源,卻一點都沒有付出!」施博元用低調又沈穩的語氣述說自己從事志工服務的初衷。大二時他參加了清大國際志工團,開啟了他與東非的難解之緣。

 

國際志工難度大 帶著捐款者的愛心跑天下

大二時,施博元興起想當國際志工的念頭,因而參加了清大志工團下的東非坦尚尼亞國際志工團,提供當地居民電腦資訊教育服務。「做國際志工服務並不是大家揪一揪就可以出發那麼簡單,必須要先看服務的地點需要哪些資源,更重要的是,自己是否有足夠的能力可以提供所需的服務。」施博元表示,他們當時即面對從事社會服務的最大難題:募款,也就是要向企業及民眾籌募送去東非的電腦以及 15 名志工的團費。

為了籌措經費,一群不到 20 歲的年輕人就這樣走上街頭向店家、民眾募款,一般人初次體驗人情冷暖時難免心裡不是滋味,但施博元卻充滿感激且微笑著說:「募款時大部分都會被婉拒,但收到贊助時,反而會非常感動,特別是看到魯肉飯攤的阿伯、牙醫診所的醫生護士們掏出錢來表示支持時,我就會告訴自己,一定要帶著這些人的愛心,把活動辦好。」施博元說:「其實社會上有許多願意付出的人,只是我們的努力還不夠,沒能把這些人都找出來,所以要更努力。」

 

受東非小學校長的啟發 籌創「台飛協會」

東非坦尚尼亞是一個貧富差距極大的地區,為了縮短數位落差,清大東非坦尚尼亞國際志工團主要是提供當地的老師與學生們電腦教學服務。過程中,施博元曾經懷疑、甚至是質疑自己所做的事情是否能真正幫助到別人,直到一位東非小學校長 Super Vedasto的具體行動而讓他對於國際志工行動的價值有了徹底的體悟。

「一位當地小學校長跟我說,看到這些清大志工團在當地所做的服務,讓他很想來台灣念書、學習專業知識,再回國幫助自己土地上的居民過更好的生活。一開始我以為他只是說說而已,沒想到後來他真的申請來台灣就讀於政大,現在甚至還教導清大東非坦尚尼亞國際志工團的志工們學習當地的語言。原來一些只是掛在嘴上的事,只要持續進行,就會有成果!」而國際志工就是用關懷打破國界,用溝通建立更深層的心靈連結。得到 Vedasto 校長的啟發後,施博元暗自告訴自己:「堅持、持續、行動,所做的事情就會有意義。」「台飛協會」於焉誕生。

 

由「善行參與者」到「志工組織籌畫者」

東非國際志工團歷經幾輪出團經驗,陸續累積了一些不錯的成績,有意願參與者已不僅是清大學生,想要提供資源者也不再只是校方與政府單位,還有更多企業資源也希望加入。因此今年,施博元所屬的清大志工團與輔大醫學院的同學們成立了「台飛協會」,希望提供一個志工服務的平台,擔任媒合台灣志工與東非當地需求單位的平台,目前正朝向成立一個政府立案組織邁進。

從一個善行參與者角色躍升為志工組織的策畫者,施博元說:「責任變重了,做任何事情都需要更嚴謹與周全的評估與考量。以前的我比較單純,覺得做就對了,現在不僅要學習非營利組織的法規,我更學習到『領導力』取決於團隊合作力、危機應變力以及展現決心、溝通和說服力。」

 

志工服務是堅持一生永不退休的工作

目前就讀碩二的施博元,即將赴德國做一年的交換生,回來也將服兵役、進入職場,但「台飛協會」一直都在他的職涯規畫當中。「未來我希望能到科技產業擔任國際業務職務,因為任務導向的工作上班時間應該較有彈性,可以利用工作之餘持續推廣台飛協會事務。」施博元已將志工服務做為自己的終身職志,不斷對社會及人群付出關心與愛心,是他將堅持一生、永不退休的工作。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