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ARE

文∕ Abby Wang

聽到「國際紅豆社(以下簡稱紅豆社)」,你會想到什麼?這可不是專門研究紅豆的社團喔!而是由臺藝大學生們朗朗上口的「葛爸」──臺藝大葛傳宇教授──與學生一同組織的公益性社團。

 

原來,葛傳宇有感於臺藝大學生個個才華洋溢,若其能在作品中注入更多靈魂更佳,遂突發奇想:「藝術家若能藉由公益參與累積感動,進而達到『有溫度的創作』,才不枉從事創作的意義。」

 

結合藝術與品格 瑞濱營無聲茁壯

為此他在位居偏鄉的瑞濱國小著手辦理「瑞濱藝術品格教育營」,希望在淬煉臺藝大學生創作的同時,也為弱勢學童帶進藝術的種子。基於「營隊進駐、參與式設計、藝術教育、深耕研究、在地連結」等五大理念,終於他帶領臺藝大學生在偏鄉小學開辦結合藝術和品格的營隊,並期許孩子能在團康遊戲及美術活動中,學到如兩性平等、生命成長、國際人權、夢想等啟發性品格教育。

 

創立社團原非葛傳宇的本意,但在與瑞濱國小「深耕10 年」的承諾下,營隊漸漸產生資源整合的需求,遂促成紅豆社的建立。而紅豆社的社名,就是以瑞芳區瑞濱國小的諧音「瑞濱(red bean)」起名的。隨著社員日漸增加,社內還分支出與汐止區保長國小合作、性質同於瑞濱營的「保長營」。紅豆社也不乏海外志工活動,例如到大陸地區醫院陪伴燒燙傷兒童。因兼具公益服務及國際觀的企畫力、組織力、執行力,更使得紅豆社在2013 年獲得了多益獎學金的榮譽。

 

一次性的公益是「服務汙染」

重視公益推廣的葛傳宇,過去在他校任職課外活動組時,曾因在一年內鼓勵學生組了多達36支志工隊,到台灣各地小學服務,而獲得教育部表揚。獲得如此殊榮,他竟說:「我其實覺得很心虛。」他解釋,學生投入公益是值得嘉勉的行為,志工與受助者想必也從中收成滿滿的感動,但沒有透過「行動」延續這份感動非常可惜。

 

「當時,孩子們滿心期待哥哥、姐姐隔年再來做志工。」然而葛傳宇知道,缺乏組織和長期計劃的活動是很難持續的,一想到孩子眼中的希望將黯淡下來,他指出:「這種類似觀光、到此一遊似的服務,我稱之為『服務汙染』。」因此,紅豆社的品質與初衷,就是給予受助對象長期承諾,「孩子們不再問哥哥、姐姐明年會不會來,因為他們知道:紅豆社一定會來!」

 

紅豆社第1 屆(G1)保長營營長游婷鈞表示,不少孩子在參加營隊後透露未來志向是藝術家,讓社員們大為感動。尤其在物資貧瘠的偏鄉地區,長輩往往不鼓勵孩子走藝術行業,但在紅豆社的耳濡目染之下,孩子竟對藝術心生嚮往,「我們甚至沒和孩子們提及『藝術家』一詞,但卻透過了營隊活動傳達給他們!」除了寒暑假期間固定的營隊活動,紅豆社也安排如美展、社區或校園美化活動等學期中藝術計畫。還開設「瑞濱周六藝文班」,指導彈奏烏克麗麗等輕鬆有趣的藝文課程。這些計劃是為了在學期中和小朋友保持互動,也延續志工的服務熱度。

 

海外志工大聯盟 走向國際合作的起點

 

紅豆社的營隊還有一個特色,就是「國際化」。葛傳宇說:「為了讓孩子多和不同領域的哥哥、姐姐學習,營隊保留部分名額給外校學生參與。」合作夥伴包含國內國防大學、空軍官校、陽明大學、育達科大、慈技大學、北藝大、韓國延世大學、日本多摩大學、蒙古大學等多所國內外大學。

 

紅豆社第6 屆(G6)瑞濱營營長蔡文雯笑談,有一次到蒙古服務時,才發現當地人難以意會「志工活動」和「營隊」的含意,還誤以為要辦舞會,到了蒙古驚見當地大學生華服出席,讓社員們哭笑不得。和延世大學合作時,也感受到韓國人嚴謹又有點強勢的特質,「瑞濱營G5 結束後,他們寄來一份200 多頁的檢討建議書,詳細列出希望我們改進的細節。」社員們為此開了長達2 小時的反省會。看來因為志工活動,各國大學生不僅能夠相互學習、砥礪,也發生不少趣事。

 

在行動實踐中 獲得感動與國際化思維

 

「然而,國際化不等於外語化,而是『行動實踐』。」葛傳宇比喻,隨便一個美國人都能說得一口流利的英文,但他不一定具有國際觀。「這是一個國際化的時代,一國發生的事件在全世界能牽一髮而動全身。」葛傳宇說,培養青年的思辨力和覺察力,是當今的首要之務。

葛傳宇強調「做中學」的力量,他比喻,人們看電影時常覺得感動,但那份感動是有距離的,「當真正參與一個活動的籌備、執行、反思、慶賀,那樣的感動,才是深刻、持久的。」葛傳宇的理念已貫徹在每位國際紅豆社社員的心中,社員們在行動實踐的同時,皆能體悟國際觀、感受藝術的溫度、用心創造延續公益的能量。那份深刻的感動,不言可喻。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