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ARE

文/Phyllis Tsai

 

「P⋯pla? Pal? Miss, I can’t spell the word.」、「This game is so difficult!」一群年齡不同、背景相異的上班族和學生聚在一起玩「拼單字(Scrabble Scramble)」遊戲。遊戲規則使用固定的7個字母,讓大家排列拼湊,測試自己可以拼出多少個單字。每個人都下筆苦思,不斷在腦中排列各種組合,甚至有人直接翻開電子字典直接查詢。

看著大家煩惱的樣子,外籍教師Selena鼓勵大家發揮想像力,多拼多試,錯了也沒關係。
大家一陣埋頭苦寫之後,學生黃榮火忍不住笑著抱怨,「This time is more difficult than the last time. The letter will kill me.(比上次的遊戲難多了,我快受不了這些字母了。)」引得一起上課的學生一陣哄堂大笑。

這樣愉悅的上課氣氛經常在「木匠的家」咖啡吧上演,每到週二和週三的晚上這裡都會聚集一群學生和上班族,人手一張講義,圍著外籍老師此起彼落的發問,全程皆以英文談話。
對話主題不限,從國際情勢到國內外風俗民情、從閱讀文章到拼字遊戲,大家天南地北的聊天。每個人在談笑間提升英文口語能力,課程名稱也相當切題,就叫做「Free Talk(自由對話)」。

 

 

父母的初心 提供孩子優質休閒場所

位於中壢市福州路上的「木匠的家」,原是由一群基督教徒串連而成的小型社團。總幹事劉修榮說:「我們剛好位於中原大學的學區,起初是為了給學生一個輕鬆休憩的正當場所,於是一群父母集結起來創立了『咖啡吧』。」

一開始的籌劃就考慮建立一個教育和休閒兼具的地方。臺灣人自小開始就融入英語課程,英語的聽讀能力都有相當的程度,一旦碰到外國人,腦袋馬上當機,支支吾吾說不出半句話。劉修榮說:「很多人在學校不太有機會練習說英語。」於是,木匠的家設計與外國人自由聊天的課程,彌補學校教育的不足。

再加上木匠的家和國外的教會團體都有往來,不少傳教士或牧師願意來臺服務,外籍師資不於匱乏。自12年前開始,木匠的家便在社區內推廣課程。

「來上課的成員都是住在這社區附近的人,不論是學生或是上班族,他們來這裡都是想加強自己的英語對話能力。」劉修榮提到有些上班族是為了工作需要而進修,有些學生計畫出國留學,也有些人是從國外回來,來上課是為了重溫語感,不致荒廢。

 

 

無壓學習環境 談笑間建立自信

來自蘇格蘭的基督教志工 Selena 和她的先生 Pate,半年前兩人來到桃園定居,透過教會的聯繫,得知木匠的家有「Free Talk」的課程,自願擔任教師。

Selina 發現很多人在學校都學到流暢的讀寫能力,但並沒有真正學到「說」的能力。因此,在設計課程時,Selena 經常利用遊戲或簡單的文章,舒緩學生的緊張。使用這種生活化的教學,拉近彼此的距離,就算是第一次來,也倍感親切,慢慢的讓學生自然而然開口說英語。
任職加油站經理的黃榮火說:「來這裡是想要重拾對英語的興趣。」從高中起他就一直很喜歡英語,卻沒能持續學下去,現年55歲的他計畫退休後到國外旅行,打算透過 Free Talk 練習英文。

一開始沒接觸過外國人,黃榮火感到有點害怕。但 Selena 誘導他試著開口,說錯也不會被責罵,慢慢地他也放開心胸。才學了一個多月的他,不僅提升了口說能力,同時也變得敢主動與外國人攀談。

「有次在加油站遇到外國人,我就試著跟他聊天,雖然講得不太對,但他們也都能理解,最重要的是我不怕和外國人說話了。」黃榮火開心地說。

「創造一個安全的學習環境是很重要的。」Selena 笑著說,學習語文不該使用高壓式的緊張逼迫,學生在安全的情況下才能放心的開口。「如果學生非常害羞,我就會讓他旁聽,不會逼他一定要開口。」

在和學生對談的過程中,Selena 也會糾正文法和發音讓他們知曉正確的用法,像臺灣人習慣加重英語尾音,「book」會發成「booker」。經過多次的糾正和練習,他們變得更有自信,即便不是說得很正確,但他們也會嘗試想說出來,而學生之間也會互相幫助,解釋英語的字詞。

擔任旅行社經理的黃秀芳說:「來這邊上課不只想加強口語能力,也是因為喜歡外國的開放教育方式。」不僅如此,黃秀芳本身對英語就很有興趣,閒暇之餘也會上網瀏覽國外新聞網站 CNN(美國有線電視網)或 VOA(美國之音)的文章。

有時她為了幫助記憶單字,會用中文諧音標示,像是「flood」,就會寫上「拉」,來記住中間音節的發音。

Selena 也讚賞黃秀芳的英語程度本來就不錯,經過幾次的練習,只需要再加強發音的正確性就好。

久而久之,即使文法講得不對、句子零零散散、缺詞漏字的,但學生們都敢勇於開口,不怕說錯話,反而會不斷的提問,努力汲取知識。不時還有學生直接用筆記型電腦線上查閱單字,幫助學習。

課程結束後,學生經常留下來繼續聊天,同樣也是用英語對話,大家侃侃而談。說英語彷彿是說母語一樣輕鬆自若。

 

 

結合學校資源 社區教育網絡隱然成形

自從參加 Free Talk 的課程後,黃榮火時常會把握機會練習,「在家裡我也會嘗試和小孩用英語對話,鼓勵他說英語。」黃榮火笑著提到他的小孩目前就讀高中和大學,英文能力不算很好,也不太敢開口,為了刺激孩子,偶爾會用英語和孩子聊天,不僅增加和孩子們的互動,也讓孩子有機會學習,「未來我打算帶孩子一起參加課程。」

透過這樣街坊鄰居的口耳相傳,許多在地人或在當地就學的異鄉學子慕名而來,再加上新聞報導的推波助瀾,越來越多居民會自動詢問關於「Free Talk」的課程。

木匠的家不僅開辦英語學習課程,對於環境永續經營的議題也十分關注,不僅和當地小學合作舉辦環保體驗教學,也與中興大學商業設計系共同策展,回收二手家具,設計系的學生將舊家具解構、重組,賦予生命讓舊家具美麗重生。藉此重整社區資源,推廣舊物新用的觀念。

學校透過社區組織讓學生從中學習公民教育,而社區組織也藉由學校宣導公共觀念和知識,兩者相輔相成。在地化學習的概念悄悄發酵,當地居民因為地域性的便利匯集而來,「木匠的家」隱然成為體制外的一個教育集散地,讓這些從正規教育畢業已久的居民還能繼續學習成長。

因此,參加的學生雖然來來去去,但從未有間斷停課的時刻。沒有硬性的報名體制,也沒有固定的上課成員,卻因為這樣輕鬆的教學方式,吸引眾多學生前來上課;不僅激發了當地居民自主學習的意願,也凝聚社區意識。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