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ARE

文/ Sonia Hung

能夠駕著飛機,行駛在一望無際的藍天,相信這是很多年輕人的夢想,但因機師是一項高度專業且注重經驗累積的工作,一旦踏進這個領域,一生幾乎都與航空業緊密結合,除了晉升外,航空公司也會協助機師進行職業生涯規劃,讓其可以在專業領域中有多元化的發展。

 

小標:多元專業的職涯規劃

以華航為例,培訓機師完成兩年的培訓課程後,從擔任副駕駛開始,之後即循著飛行時數、考評等等,可晉升為正駕駛、教師機師與檢定機師。而除了飛行專業的層級可不斷提升外,航空公司也為駕駛研擬出多元職涯規劃。

華航航務處行政部研究員甘逸琪表示,從擔任副駕駛開始,機師即可在從事飛航專業工作之外,由公司遴選及輔導成為飛航學科教師,未來隨著專業等級的提升,更有機會擔任管理職或是制定標準程序等;除了借助其飛航專業協助公司在飛航管理能持續進步外,機師也有機會能從事更多元豐富的工作範疇。

現為華航正駕駛的丁常晧就是華航的重點培訓人才之一;除執行飛行任務外,他也在公司內進行多種飛航課程教學。

丁常晧在24 歲服完兵役後即加入華航,至今已有十年的時間。當年他原本想唸中正預校,跟著祖父與父親的腳步投身空軍之列,卻因家人反對,讓他只好選擇正規的教育系統;直到服役後,家人終於點頭,同意讓他加入安全指數高的培訓民航機師職涯。

從小懷抱著飛行夢,丁常晧對飛航不但不陌生,且具有極高的熱情,讓他甘於承受培訓期間的煎熬,且從選擇投身機師的當下,他的生活即隨著工作而運轉。

為了確保飛航安全,航空公司對於機師的生活都有一定的要求,例如每次任務之前必須休息一定的時數、不能喝酒,甚至生理時鐘都會隨著班表而調整,「明天如果是一早的班機,我前一天很早就得睡覺。」問他:「睡不著怎麼辦?」「想辦法。」對他來說,配合班表來調整作息是理所當然的事情。

 

小標:安全載運旅客 就是機師的使命

以培訓機師身分進入華航,丁常晧經過兩年培訓後,一圓在空中飛行的夢想;但擔任民航機師承載著數百位旅客的性命,除了圓夢,肩頭上還有更重大的責任。

他記得第一次以副駕駛的身分參與載運旅客的任務,當他看著旅客一一從空橋走進機艙時,一個想法出現在他的腦海――「這些人搭著我的飛機,我有責任將他們平安送達目的地。」

要將旅客平安送達目的地是機師致力的目標;為了確保目標的達成,除了得經過嚴格的專業訓練之外,還要有不斷求知的慾望。丁常晧不諱言,很多條件都可能影響飛航安全,為了確保安全無虞,每次出勤前他會先將飛行時可能遇到的狀況與條件釐清楚,蒐集相關資訊,藉由事先的周全準備,將風險降至最低。

要成為機師,除了人格特質要自我約束、有團隊合作精神、主動學習的人格特質等,手腳的協調也要夠靈活;運動也讓丁常晧的手腳靈活度得以保持在最佳狀態,喜愛運動的他,唸書時就是籃球隊的一員。

 

小標:練就飛航的共同語言 強化溝通與學習

 

有些能力是先天賦予,但語文條件卻可經由後天努力而得。華航要求甄試者,多益成績要達到650 分以上,並通過英檢官的口頭測驗,依華航內部的資料分析,甄試者的成績多在750 分以上,而丁常晧甚至拿下800 多分的成績。

在進入華航之前,丁常晧從未踏出國門,但求學階段他就很喜歡英文。從國中時期聽著《大家說英語》開始,一路隨著自己英文的提升,選用進階課程,為了克服口語的障礙,他還會跟著老師唸,熟悉語感。

丁常晧指出,飛國際線時必須與航管單位以全英文方式對談,不管是飛歐美線,或是亞洲線,甚至兩岸航線也不例外,英文是空中與地面唯一的溝通語言,如果英文不好,基本的溝通都會出問題。

除了與航管單位的溝通外,即使是本國航空公司,華航仍有不少外籍機師,與外籍機師的溝通也唯有仰賴英文,英文成了機師之間的統一語言。

為了因應機師的特殊語言需求,華航飛航操作手冊及飛行前所需準備的各項文件也全都以英文編寫,身為機師不但得要聽、說流利,閱讀能力也需達一定的水準。

雖然公司為機師規劃了專業及管理等多元的生涯發展管道,讓機師的工作更有彈性、學習空間更寬廣、生活也更豐富;但丁常晧以個人的職涯心得勉勵有心加入這個行業的年輕人,機師是個專業度很高的行業,即使退休後的第二春工作都脫離不了這個領域,唯有極高的熱情才能讓自己願意終生投入,且樂在其中。他直言,「當機師不是我的職業,而是我的志業。」

丁常晧以「它會讓人上癮」來形容自己從事飛航工作十年的心得。看著窗外陰霾的天氣,「只要駕著飛機破雲而出,就能馳騁在一望無際的藍天。」遨遊在天空中,地面上一切惱人的事都可暫拋腦後,丁常晧的「癮」可是羨煞大多數的地面工作者。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