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ARE

ETS台灣區代表忠欣公司於日前發表2012 年「台灣1000 大企業員工英語能力調查報告」以及「日、韓企業英語使用狀況」記者會,並且針對兩則報告比對研究指出,台灣企業對於員工英語能力要求的統計累積為多益成績550 分,但根據該報告發現,韓國企業的要求新進人員的多益成績竟然是700 分以上,關心台灣國際化議題的讀者朋友們,請一起深入探討這令人咋舌的150 分差距──欲知詳情請看台日韓員工英語能力調查報導。

表1+表2

忠欣公司總經理王星威指出, 台灣企業中高達95.9%(表一)的企業公司表示需要使用到英語,有4.1% 的企業表示不需要用到英語,但其中卻只有2.4%(表二)的企業表示滿意其員工的英語溝通能力,這項數據對社會來講是非常值得關注的現象。

台日韓-3

相較起韓國已有100%(表三)的1000 大企業早已使用了員工英語能力管理為經營概念,用於新進員工標準、升遷條件或是職位明定標準。在日本有83.4%的上市公司也同樣開始使用員工英語能力管理,台灣卻只有27.9% 的企業將其當做為管理標準。

 

台灣v.s 韓國 職場英語要求大懸殊

在81.6% 的韓國企業中,有49.36% 的企業要求口說能力需達TOEIC Speaking 130 分(約為CEF B1等級)。反觀台灣,依據2011 年台灣大專院校的多益平均分數統計,私立科大學生為434 分(表四),國立科大為507 分,一般私立大學567 分,一般國立大學為638 分。整體大學生平均為557 分,無論哪一類大學畢業生,進入企業成為職場新鮮人之平均英語能力,與韓國的新進人員的英語能力相比較,都還有一段距離。

王星威表示,我們可以明顯感受到,韓國企業的人事部門要求的英語能力標準遠遠超越台灣,韓國大型企業招募國際菁英人才以及進軍國際市場的企圖心對韓國社會及年青人的提升英語力動機產生了影響,讓韓國英語能力有顯著的進步果。

 

怪罪結構

實踐大學講座教授陳超明表示,台灣社會普遍存在一種「怪罪結構」,企業界責怪大專院校沒好好落實英文教育,大專院校又責怪高中,高中再將責任推給給國中,然後又怪罪到家庭教育上,最後家長則將全部的問題推給台灣混亂的教育政策後,然而教育部則會要求企業提出改善方法,於是形成了「怪罪主義」。

參考亞洲國家,例如韓國大專院校和企業密切結合,讓學生要有面對職場競爭和國家人才培育的基本邏輯,也使學生能夠清楚了解未來職場的需求,這將會成為學習的動機。

 

英語訓練三大法則

陳教授特別提到當前英語訓練三要素:修正的二八法則、職前訓練以及在職訓練。我們可以用「二八法則」的概念來分析大學英語教育的迷思,台灣英語教育一直以來都是以 20 %的菁英標準來教育80 %的普羅大眾,台灣英語教育就是將每位學生當成奧運選手來訓練,我們太強調語法訓練和菁英訓練,但事實卻是並非所有人都要當奧運選手也不是所有的學生都要當英語學者,有些人只想要跟外國人可以溝通就好,並不需要專業英語,所以大學裡也該要有英語目標管理的基本邏輯也就是正常的二八法則,要用80% 普羅大眾的職場英語標準教育學生。

 

台灣到底要不要面對國際化?陳教授認為企業若是要想迎接國際化,就必須做國際化人才培育,他指出兩個重點:

(1) 職前密集英語訓練(Intensive English Program),讓新進員工們在進入公司之前,能有三個禮拜至一個月的密集英語課程,讓職場新鮮人的英語能夠從大學的英語程度晉升到具備職場競爭力的英語程度。

(2) 在職訓練(Coaching)使學習和工作完全結合。陳教授指出,只要有基本的英語應對能力和自覺能力,相信在職場上也會受到企業主的青睞,可以從你的英語能力看出你對職場的準備度。

 

培育足以和韓國三星抗衡的國際人才

台灣企業重視培養具有國際觀人才者只有40.2%,而日本企業則高達69%,超出台灣將近30%,而又有71.4% 韓國企業招募之TOEIC 要求超過700 分,相較起商業往來和育樂交流如此頻繁的日韓,台灣明顯落後了大步。

身處於競爭激烈的國際職場,並在跨國企業工作的華碩電腦業務工程師邱雅妤談到,「在工作上與亞洲國家的同事互動頻繁,我發現韓國企業員工的英語能力真的很好,英語講得非常流利,很像ABC。」

努力拿得多益滿分的邱雅妤強調,英語能力已是職場中非常必要的能力,因為在國際企業的工作環境,無論是會議、e-mail 或是團隊溝通都是以英文為主要語言。

 

憑著多益935 分優秀的英語能力進入致茂電子擔任銷售工程師的梁育銘,他認為指出,具備優秀的英語能力,對於求職會有相當大的幫助,「你必須要讓企業主相信,你有足夠的英語能力能夠代表公司去跟國外客戶談判、溝通。」

梁育銘以往一直認為只有具備能夠溝通和日常會話的英語能力即可,但是進入職場之後發現,若是要在職場上做出談判或是教育訓練,以大學時期所受的英語教育是相當不足的。

台灣企業必須具有概念,韓國企業以面對國際化為首要面向,日本自己發現內需市場的萎縮,所以也正在轉型,而台灣企業要有決心和策略來改變方向迎向國際化,那麼企業英語化是很重要的里程碑。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