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ARE

文/ Chloe Hsieh

 

高大、黝黑與明亮的雙眼是羅錦龍給人的第一印象。曾為旅美選手,2012年返台,現為統一獅棒球隊一員。在2001年底,年僅16歲的他加入科羅拉多洛磯隊(Colorado Rockies),當時簽約金高達140萬美元(約4,598萬台幣),轟動當時社會,成為台灣史上最年輕和職棒球團簽約的學生球員。但進入美國職棒小聯盟的榮耀,卻沒有替羅錦龍帶來順利的職棒生活。

 

起起伏伏的小聯盟生涯

旅外球員的生活沒有旁人所想的容易,必須忍受語言不通、離鄉背井的孤獨與痛苦;承受艱苦的訓練時,也沒有任何親友在身旁拍肩,說聲「辛苦了!」這是每位旅外球員一步步所走過來的路,也是羅錦龍在美國11年的最佳寫照。

一支球隊只能有25名球員,一個球團大概有200至300位球員,整個美國小聯盟約有7,000到8,000人。每位在小聯盟咬著牙訓練的球員,為了讓球隊教練看見自己的出類拔萃,天天精進自己的球技、提升體能,都是目標登上金字塔的頂端:大聯盟。

羅錦龍每天早上5點半起床,8點練習,下午1點是練習結束的時間,接著是科羅拉多洛磯隊特別替外籍選手安排的英語課。在每日規律嚴格的練習生活中,雖然在球隊練習後有自己的自由時間,但或許是因為到異地生活的語言不通和文化不同造成的緊張、害怕與寂寞,當時尚在青春期的羅錦龍很難融入美國當地生活。

 

高額簽約金成為被攻擊的箭靶

不僅無法融入當地生活,連天天一起生活的隊友,都讓羅錦龍感到疏離,因為當初140萬美元高額的簽約金,讓羅錦龍在球隊中的一舉一動都被用放大鏡檢視。只要一表現不佳,身後就會傳出隊友們刺耳的嘲諷。羅錦龍說,尤其球隊中很多出身貧困的拉丁美洲裔球員,他們常拿著那些簽約金當藉口來開玩笑,不時把「那些錢應該是我的簽約金」、「把我的錢還給我」這些揶揄的話掛在嘴邊。

即使羅錦龍的英文有些底子,聽得懂這些批評和嘲弄,但卻無法用流利的英語回嘴,只能一忍再忍,並且在人前人後偽裝自己的堅強。就算身邊跟著翻譯,也沒辦法打開自己的心房,更不願再進一步學習英文,連到速食店點餐都成問題,2001年到2002 年對羅錦龍而言是最痛苦的兩年。

 

開口說英語 打開心世界

羅錦龍對英語學習的態度與生活上的改變是從2003 年開始,當時他換了第二位翻譯,這位翻譯叫做Arthur。「Arthur是個細心的大哥,他告訴我要勇敢開口說英語,不然會跟美國當地生活脫節,也沒有獨立生活的能力。」Arthur教了羅錦龍很多民生用語,像是如何用英語點餐、選菜,不斷地開導羅錦龍要勇於面對現實生活,走出孤獨的異國生活。

2004 年,Arthur 因為工作的關係辭去貼身翻譯職務。羅錦龍也正巧因為親戚的關係認識了第三位翻譯,此時的羅錦龍已經敢開口說英語,而透過第三位翻譯的引薦,羅錦龍還結識了一些當地亞裔朋友,一張張亞洲面孔讓他卸下以往的防備,漸漸地融入人群,開始懂得主動交朋友,也是從這一年起,羅錦龍開始融入了美國生活,也打開了「心」世界。

 

原來身邊有那麼多的好人 只是自己看不見

他的進步,尤其在球隊所安排的一對一英語家教課上可看見軌跡。他從依著教材上基礎簡單的課堂對話,到了可隨興地與家教侃侃而談。羅錦龍說,開始說英語、接受生活後,他發現身邊並非只有那些刺耳的嘲弄,「原來身邊有那麼多的好人,只是自己看不見,其實是自己的孤僻遮去了雙眼。」羅錦龍笑著說。

羅錦龍說,其實他不是討厭英語,只因為討厭當時的環境,所以不願以英語和任何人溝通,但是他深知英語的重要性。他從小就以成為棒球員為目標,也認定自己有一天會走進棒球聖殿美國,且在小學時便很有主見,不去母親指定的心算課,硬是要學英語會話課,這股堅持也讓羅錦龍赴美前有了一點英語的基礎。

羅錦龍也建議想到國外闖蕩的運動員,不能放棄英語的學習,而且要以正面的情緒、樂觀的態度來面對生活中的一切。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