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ARE

 

文∕ Tim Chang

走在幽靜的林田山,清冷的空氣中傳來幾聲清脆的鳥鳴,一隻綠繡眼從頭上飛過,隨即隱沒在下一個枝頭。順著視線望去,道路旁是一排傳統的日式檜木建築,至今保存良好。73 歲的退休國小校長戴國健常常在這裡義務為遊客解說,他說的是林田山曾經繁榮的故事,偶有外國遊客來到這裡,他也有辦法以閒話家常的方式,和對方你一句我一句地對談,以英語向外國遊客介紹花蓮林田山的歷史。

有些人只要提到台灣林業,就會聯想到濫墾濫伐以及土石流,但戴國健解釋,日治時期的伐林,主要是針對紅檜及扁柏等高單價樹種進行砍伐,不是整塊林地一口氣全砍光,再加上配套的水土保持與植木措施,所以林地並沒有如大家想像遭到大肆破壞;二戰結束後,也是台灣最窮的時候,為了拚經濟賺外匯,當中總有些犧牲和不得已的地方。「要想想,當時倒一棵樹,其實養活了好幾個家庭。」

幽靜的林田山較少外國人來訪,戴國健表示,若有外國遊客,通常他們較感興趣的話題是台灣的歷史或東部的歷史;如果有對林業史有興趣的遊客,他也會和對方聊聊他們國家的林業發展。「像是美加的旅客,他們的林木開墾主要是在平原地帶,台灣則是1,500 公尺以上的高山林,就可以聊聊中間的差異,例如美加多半運用河流運送木材,台灣則靠鐵軌居多。」

14

「只問栽花」慢慢學

戴國健2001 年從花蓮東富國小退休時,最一開始是在太魯閣擔任解說志工,在那,他常常遇到歐美的旅客入山踏青,因為他當時只會簡單的英語會話,看到有遊客需要幫助,自己卻幫不上忙,難免覺得對不起自己這份解說的工作。於是樂愛學習的他,自此開始長期自學英語。

「我每天就讀兩樣東西,一個是The China Post,一個是《空中英語教室》,一天會花3 到4 小時慢慢看。」戴國健說,鄉下小地方便利商店沒有賣《英文中國郵報》,他還是直接跟台北訂的,有時候三天才寄到,他就會花很多時間慢慢看。「我沒有壓力啊!我很喜歡學習,我這是『只問栽花,不問結果』,慢慢學,沒有成果也沒關係。」

除此之外,如果有外國遊客需要導覽解說,戴國健也會抽空一起跟去幫忙,一方面看看別人是怎麼用英語解說的,一方面也順便和外國人練習英語會話。戴國健說,太魯閣是外國遊客來台灣必經的景點之一,平常假日就會有外國遊客上山,如果遇到像是聖誕節等特殊節日,外國遊客就會明顯增多。

 

再現林田山文史記憶

由於戴國健家住花蓮鳳林,開車一小時半才能抵達太魯閣,而到林田山只要15 分鐘,因此自從主管「林田山林業文化園區」的林務局邀請戴國健擔任解說志工後,戴國健就較少前往太魯閣,改把心力放在林田山。林田山是個安靜清淨的地方,現在戴國健解說的樂趣,就是分享林田山的歷史,並且盡可能扭轉來訪遊客對台灣林業濫墾濫伐、破壞生態等等的負面印象。

戴國健解釋,隨著經濟改善與林地保育觀念抬頭,自1988 年左右林田山林場已全面禁止伐林。林田山面臨轉型,居住人口從全盛期的2 千多人降到現在的100 人不到,因林業興盛建造的日式宿舍、中山堂等建築則一直都完整保留著。許多地方人士捨不得林田山曾經有過的歷史和文化就這麼消失,也因此才有「林田山林業文化園區」的誕生。

 

四項關鍵能力 台灣準備好沒?

對於解說員工作,戴國健認為要成為一名好的解說員,必須要具備幾項關鍵的能力,分別是「知識力」、「熱情」和「親和力」,如果對象是外國人,則還需要「英語力」。「知識是一定要的。要成為解說員,首先要對當地的特色、文化、歷史有充分的了解,再來則是對解說工作的熱情和面對遊客的親和力。之前遇到歐洲來的遊客,一團人分別來自5、6 個國家,母語都不是英語,但講英語都能通。」

戴國健說,他在鳳林初中求學時,當時的校長為了加強學生的英語會話能力,特別請鳳林的外國傳教士到校內和學生做英語會話練習,開啟了他對英語的興趣;相對來說,現在的老師大量教單字文法、學生天天補習,但大部分人真要講英語時又不敢講,其實就是沒有真正感受到「說英語的樂趣」,相當可惜。

CNN 報導2016 年新興的16 個世界旅遊熱點,台灣名列其中,想必會吸引喜歡嘗鮮的旅人前來。面對來自世界各地的訪客,有心想從事旅遊行業的新鮮人,是否已準備好「知識力」、「熱情」、「親和力」和「英語力」了呢?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