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ARE

文/楊惠君

 

■ 2012 年是謝淑薇的「創紀錄年」,六月在溫布頓網球賽的女單闖入第三輪,為台灣女選手第一人。謝淑薇不只是網球神童,也很有語言天賦,是國內少見的國、台、英、日語四聲道球員。

天賦予她過人的網球天賦,初入球場就以「神童」之姿被寄予無限期望,少年時期連網壇球后瑪麗亞‧ 莎拉波娃(Maria Sharapova)都是她的手下敗將。但進入狂飆的青春期,一度反叛天賦異稟,自我放逐他鄉,結果竟意外開發了她另一項過人天賦―― 語言。

被環境強迫溝通 為了生存就得學習語言

她是謝淑薇,二十六歲,雖不再是神童,但人生的高潮才真正到來。甫在倫敦奧運和隊友莊佳容打進女網雙打八強、創下台灣該項比賽最佳成績,是這次台灣代表團表現最亮眼的項目之一。球場上,她是單、雙打通吃的全能球員;球場外,她則是能通國、台、英、日四國語言的「四聲道」。

英文能力是靠著她十二歲就隻身到歐洲參賽而打下基礎。謝淑薇帶著「神童式」的豪氣說:「我超會猜語意、也超會比手畫腳,往往從一個單字裡、就能猜出對方說的整句話的意思,再加上比手畫腳,國中時二十六個英文字母都寫不出來,卻能和外國人溝通無障礙。」

日文,則是她青春時期意外的收獲。十六歲那年,謝淑薇和教練父親意見不合,獨自出走日本當「網球孤星」,借宿友人家中,自己一人四處征戰日本境內的比賽,足足兩年多,才重返台灣。

那段年少輕狂的往事,謝淑薇不願再多談,但她很樂意分享了當時自創的「簡訊日文學習法」。她笑說:「那時在當地為了要和朋友傳簡訊聊天,硬是用手機英文鍵盤以羅馬拚音的方式,一個字母一個字母組合測試下,學會日文單字。」

她也用這套「殘酷教學法」,訓練同是球員的弟弟妹妹。「謝家班」在國內網壇勢力龐大,父親謝子龍是教練,大弟謝政鵬曾拿過三大滿貫的青少年雙打冠軍,小妹謝淑映表現亮眼,拿下南瀛盃女單冠軍,小弟謝鎮安則是網球、棒球雙棲小選手。但謝淑薇帶著弟弟妹妹到國外比賽時,都故意「放生」,不給語言上的協助。

謝淑薇說:「我會故意要他們自己去調球場、找人練球、向大會詢問比賽事項等,因為在國外不開口問,有可能連家都回不了。」

聽說讀寫四能力 照順序來學更快

謝淑薇說:「小時候常常在外面比賽一、兩周,回到課堂上都跟不上進度,但在國外時間多,看的字、聽的話多了,漸漸就記到腦子裡,我是先會聽和說、才會讀和寫,以前搭飛機填寫一些文件或出入境卡時,都請空姐或旁人唸給我聽,我再口述請他們幫我填寫。」

現在她訓練大弟專攻英文、小妹進攻日文,她說:「在公共場所或別人面前想和弟妹說悄悄話,我就會和大弟說英文和小妹說日文,就像『加密』一樣,很好玩。」

謝淑薇特殊的生活經驗,造就了她獨特的邏輯。謝淑薇經紀人MAG 形容,「一般球員都會強調不放棄每一球、每一刻都拚盡全力,但小薇卻會把焦距放遠,如果這一刻狀況不好,會放掉這一刻、為了讓下一刻更好。」

批上國家隊球衣 在倫奧光榮而戰

因為成名早,讓謝淑薇有點桀驁不馴,難與教練長時間合作;加上贊助資源不足,必須「以戰養戰」,排名起起伏伏。

去年她終於碰上了合拍的教練,讓她心服口服,也訂出更明確和科學的努力目標。這名澳洲籍的教練保羅.麥克納米(Paul McNamee)曾是男子雙打世界排名第一的頂尖選手,倆人從去年溫布敦開始合作,開創了謝淑薇今年這個大躍升的「創紀綠年」。

保羅第一個計畫便是把謝淑薇送入倫敦奧運,但世界排名要在五十六名、才能在參賽的安全名單之內。去年底,謝淑薇單打的排名只有一百七十二名,兩百多天裡她連趕了二十一站的比賽搶積分。

結果,她在馬來西亞女網賽中,創下以會外賽拿到后冠的紀錄,也是台灣有史以來第二個女子職業網球協會(Women’s Tennis Association, WTA)的女網單打冠軍,溫網單打打入第三輪、混雙也打到八強,為台灣贏得了單、雙打的兩張奧運入場券,不到一年,世界排名最高到五十五名。

帶著手腕、腳、腿的傷和微微的感冒,日前從倫敦奧運返國,短暫停留一周,馬上又趕往美國準備應戰美國公開賽。謝淑薇奧運初體驗難忘又感動,她說:「我非常喜歡穿著國家隊球衣出賽,那不只是為自己而戰,是為台灣而戰,我感到很光榮。」

進軍奧運的夢想實現了,下一個目標:「打入世界前五十名!」謝淑薇如此宣告。

謝淑薇小檔案

生日 1986.1.4
學歷 台北市立體育學院畢
成績 ★ WTA(Women’s Tennis Association)女子職業網球單打最佳排名55 名
★ 2012 年8 月排名58
紀錄 ★ 11歲越級參加14 歲級東亞巡迴賽奪單、雙打雙料冠軍
★ 2008年澳洲網球公開賽單打第四輪( 十六強)、2012 年溫布頓網球賽
單打第三輪( 三十二強),皆創台灣女子選手最佳紀錄
★ 2012 年馬來西亞女子公開賽單打冠軍,為台灣第二個WTA 冠軍
★ 2012 年倫敦奧運與莊佳容打入女雙八強
座右銘 以有限的資源,創造無限的可能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