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ARE

全台唯一飯店故事員來導覽

 

文∕ Jessy Chang

 

迷濛的山嵐散開後,順著寬闊筆直的石階而上,文天祥白色大理石肖像正氣浩然地挺立在石碑前,兩旁的石砌駁坎上的斑斑青苔印證著遺跡的久遠,這正是花蓮的文天祥公園。「文天祥公園其實是日據時代的佐久間神社,佐久間總督在任內最大的一場埋蕃戰役、也就是1914 年的太魯閣族征討戰中,導致太魯閣族幾乎滅族⋯⋯」

 

花蓮太魯閣晶英酒店故事員張吳志輝(Asser)一開始說故事,便能毫不停歇地講上許久,「國民政府接管後,這裡晚上常會有莫名的吵鬧聲和炸藥聲,於是立碑刻上文天祥的正氣歌,以正氣震懾亡魂。」遊客回饋:「原來不是因為文天祥來過,才取名文天祥公園的啊……」Asser 說這時候他最開心,因為艱澀的人文歷史轉換成故事後,成功讓遊客吸收了。

 

苦讀自學 成就專業說故事導覽員

 

「我就是話多又太愛講話了!」講到歷史人文如數家珍,Asser 其實在校學的是電子科,進入飯店首先做的是美工設計,但明珠光澤在暗夜中更顯明亮,「或許是我的潛質被飯店看見了,2010 年飯店交付給我這項史無前例的工作――為景點說故事。」

 

從沒參加過任何外語證照測驗,也沒有海外留遊學經驗,遇上了外國遊客該怎麼應對?「我有個長項,那就是臉皮厚不怕丟臉;我總是主動走向外籍遊客,用我會的英文單字把事情簡單講出來。」Asser 說台灣學生把英語當成文學來學習,太講究文法句型結構,導致開口說英語往往會有心理負擔怕說錯,他認為英語其實就是溝通工具之一,能讓對方明白意思就夠了,「開口說英語對我來說,從來就不是困難的事。」

 

Asser 對英語口說能力的自信來自於事前完整的準備。他會先使用線上翻譯軟體把要解說的內容翻譯出來當基礎範本,然後透過多次演練修改適合的單字、文法,到了旅遊景點時,會輔以地圖或植被圖案來加強解說。

 

儘管面對外籍旅客可以滔滔不絕,但還是有不足的時候。「例如要逐條解說時我會說number 1、number2,後來才了解其實應該是first、second……」藉糾正錯誤改進能力,Asser 的英語口說也日漸流利。

 

文化導遊 要語文能力更要客觀

 

有人說,旅行是為了找回最初的自己。Asser 認為不論來自哪裡的遊客,旅遊的方式來自內在的自我及個人背景。「例如歐美遊客喜歡健走看山水,若提供太多的人文歷史故事,有時會是反效果。」

 

他曾經帶過一對美國夫婦,走古道賞斷崖涉溪谷,一路上這對夫婦都是面無表情,後來在路邊看見櫟樹,他們停下腳步鑑賞了很久,Asser 詢問後才發現夫妻都是植物學背景,後便改變行程帶他們往林地欣賞。

 

Asser 說,他相信台灣的多元文化環境是觀光產業的前景,像是花蓮就有許多日治時期的古跡神社,拆除重建都很可惜。「許多日本遊客來玩,最吸引他們的就是能讓其緬懷往日文化榮景的遺跡,從僅存的廢墟中尋找逝去的認同感。」也因此,日籍遊客通常很容易陶醉在Asser 的人文歷史故事中,「做文化上的導遊,最重要的就是要客觀,不能斷章取義,不能扭曲歷史,更不能單方面地作批判。」

 

推薦古道健行 驚險刺激中聽故事

 

Asser 表示,若是體力好、愛冒險的年輕旅人,有兩條「刺激版本」的古道可推薦:

 

1.太魯閣晶英酒店後方的塔比多步道

塔比多部落步道是早年(1796 ∼ 1916 年)太魯閣族中的巴圖玻里克魯家族所建立,在日本入侵之前,已經世居四代,現在只剩下遺址。要到塔比多部落遺址前,必須通過人稱「鐵鍊絕壁」的考驗,在岩石上攀爬將近90度直角,讓人望之生畏。

 

塔比多步道3

 

 

2.有百年歷史的錐麓古道

在拔地而起的太魯閣峭壁上,一條以人工開鑿出的橫越道路。「錐麓古道是日治時期合歡越嶺古道的一部分,大正3 年(1914 年)日本人因太魯閣戰役而闢築『合歡越』,由花蓮太魯閣到南投霧社,是太魯閣國家公園境內第一條橫越中央山脈的路。後因戰爭、治理或登山健行的需要,多次修築嶺道。」

 

錐麓古道 花蓮晶英酒店提供

 

Asser 補充,最驚險也是最精華的一段,是行走在斷崖上一條寬約50 公分的小徑,一側是山壁,一側是萬丈深淵,「絕世美景讓人想探頭觀賞,但又怕失足摔成粉身碎骨。」他說:「其實錐麓古道不只訴說著先人開鑿的智慧、戰爭中求生的歷程,也記錄著太魯閣族人的血淚和汗水,是一條充滿故事的古道。」

 

雖然對每個人來說,美麗風景的定義不同,但是Asser 希望透過他的解說,能讓前來的旅客將旅行記憶深刻烙印,「當客人再次來花蓮玩,對我說很想念我分享的故事時,就是我最大的收穫。」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