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ARE

文/Prisca Lee

 

26focus6

黃琬婷

就讀系所:國立台灣大學法律系

國際事務經驗:北一女中亞太國際學生嘉年華會代表、2010 年世界模擬聯合國會議(MUN)、2009 年國際文化探索與交流在亞洲計畫(簡稱 IDEA 計畫)、美國國家航空暨太空總署(NASA)科學營

 

*青年也應善盡社會責任,以學生身份參與國際事務。

 

ETS多益獎學金大學組得主之一的黃琬婷,目前就讀台大法律系四年級,多益分數高達945分,幾近滿分。想像中她應該出身相當優渥的家庭,其實不然。黃琬婷既非小留學生,也沒有一位富爸爸為她特別營造一個英語生活環境,至今為止的數次出國經驗,幾乎皆仰賴贊助單位出錢替她完成。

 

黃琬婷的父親早在她五歲那年即因鼻咽癌過世,家中頓失經濟支柱,母親吃力地扛起一家六口的生計,甚至一度舉債。黃琬婷與兄弟姊妹們從小就清楚家中經濟困難,必須靠申請獎學金來貼補學費。

 

「我想要得到的東西,家裡沒辦法買給我,必須靠自己爭取。」她說:「小學時曾因為買不起參考書,只好向同學借來先讀,讀的時候還無法畫重點。」最困難的時候還曾籌措不出高中一學期 8 千元的學費,而得先向親友商借。所幸黃琬婷的家境現已逐步改善。

 

主動爭取公費 擴大國際視野

 

環境使然,黃琬婷從小就積極主動,透過比賽、投稿賺稿費、爭取公費等等活動,一樣也能得到資源及出國學習機會。她曾代表北一女中入選第五屆「亞太國際學生嘉年華會代表」,這個由台北市政府舉辦的公費活動,讓她能夠遠赴西伯利亞備加爾湖畔的布里雅特蒙古共和國(Buryatiya Respublika),進入該國首都烏蘭烏德(Ulan-Ude)的國會大廳,代表台灣上台報告「青年人在國際事務上扮演的角色」。

 

高三那年,黃琬婷參加科學人雜誌寫作比賽得到冠軍,獲得美國國家航空暨太空總署(NASA)邀請,參加兩週的科學營。活動期間,她獲選為科學競賽分組的組長,成為登月小艇的指揮,帶領團隊夥伴在限時裡一起完成任務。這些經驗都讓黃琬婷開了眼界,看見了不一樣的世界。

 

轉換逆境為提升自我的動力

 

失敗是讓自己更努力的動力,原本英文成績就不錯的黃琬婷,卻在一次挫敗經驗中,重新檢討自己的英文弱點,特別是口說能力。

 

大二時代表學校赴日與東京大學的學生進行國際交流會議,卻意外被英文打敗。黃琬婷回憶道:「當東大同學要我用英文自我介紹時,我卻一句話也說不出來,傻笑很久才吐了幾句,真是尷尬到不行。」這次經驗讓她驚覺,光靠「紙上」英文能力是不夠的,必須設法改善口說技能。

 

有了那次的刺激,原本讀英文採用傳統方式、大量背單字的黃琬婷,開始利用各種免費的網路資源,如史丹佛大學的線上免費課程、英國的 BBC 廣播節目,以及使用google字典查單字,從情境中學習單字的用法與例句等。

 

此外,黃琬婷還有一個非常重要的習慣,就是「保持寫信」,與日本朋友通信時,她注重文法是否有錯,從最初一封信要寫一小時,現在只需十五分鐘就能完成,從實際活動中提升自己的寫作技巧。

 

藉由英語優勢才能為台灣在國際舞台發聲

 

曾經繳不起補習費的黃琬婷靠著參加與國際事務性相關的社團活動,讓自己的英文能力可以一再向上提昇。她加入台大「模擬聯合國社」,瞭解到除了溝通之外,英文應該要強到可以說服別人才是真正的厲害。

 

黃琬婷參加「模擬聯合國社」第二年,正好是由台灣協辦「世界模擬聯合國會議」。當時台大成立了110人的籌備團隊,接待來自200多個國家的2000多位成員,黃琬婷也被徵召成為該團隊的一員。「我從沒想過,學生在國際事務上可以貢獻的力量有如此巨大,」黃琬婷發現:「參與國際事務類的活動,可以加強英文能力;而英文能力好,又更能夠增強參與國際事務的能力,形成一個正循環的力量。」

 

黃琬婷也參加了「國際論壇社」。2009 年該社團承辦了「國際文化探索與交流在亞洲」計畫(Intercultural Discovery and Exchange in Asia Project,簡稱 IDEA計畫),黃琬婷剛好恭逢其盛,不只純粹開會,她還帶著外國學員走訪台北市,並且體驗台灣在地文化,例如玩手拉坯、焢土窯、放天燈等活動。

 

「透過這些活動可以將真實的台灣印象深植至國際友人心中,他們就會打從心底認同台灣;當然,這必須要有優秀的英語溝通能力才能做到。」黃琬婷很清楚如何藉由自己的英語優勢,達到為台灣在國際舞台發聲的目的。

 

儘管黃琬婷沒有傲人的家世背景,但憑藉著主動積極的學習態度,目前也能擁有亮眼的學歷與經歷,她勉勵所有年青人:「不論貧富,只要堅持,能成就的事必定更深、更遠、更廣。」她的成功見證了「逆境就是最大的資源」。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