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ARE

文/ Chloe Hsieh

 

曾在2010 獲得青舵獎及區域志工和平獎、2011年又獲得多益公益獎學金,目前就讀高雄醫學大學(以下簡稱高醫大)醫學系五年級的張豫苓,連續三年參加高醫大國際事務中心所舉辦的國際海外志工團活動,醫療服務足跡遍及非洲,她一路遙望馬拉威的日出,徜徉索羅門的大海,又踏上向北印度的愛心之旅。

「在生命的每一件事情之中,不要給自己太早設一個邊界和界線,若是給自己太多理由和藉口,就看不到翻越這片山嶺後的海闊天空,過程很辛苦,但絕不要放棄,一定要讓自己撐到最後一刻。」這是張豫苓由艱辛中悟出的心得。

 

旅途的起點 踏入夢想的第一步

一趟海外交流的旅程,三次與世界互動的過程,能給一位醫學生帶來多少的感動?高醫大因在97 年獲得卓越教育獎,因此運用這筆資金組成國際志工團,透過國際志工團的橋梁去接觸國際社會的各個角落,張豫苓是其中一名成員,也是首屆團長。

那時豫苓還是個大一新鮮人,偶然在校園中發現一張小小的海報國際志工宣傳海報,讓她踏出國際海外志工生涯的第一步。

現在的豫苓已經是大學五年級,這些年她從未中斷過海外志工服務,起初的她並非志工團第一線,她只能做簡單包紮、傷口緊急處理、衛生教育或英文教育,隨著時間和醫療知識的增加,她逐漸踏入最前線,在醫療工作的過程中體會到不管做任何決定,對病患都會有非常大的影響,在第一線傾聽病患的聲音,才能了解他們真正的需求,在醫療工作除了善用專業之外,更需要尊重病患的感受,這些難得的經驗都來自於高醫大的海外國際志工交流團。

 

醫療真正的價值 來自書本外的成長

「一位醫學院訓練出來的醫師,要面對是人而非書本。」高醫大國際志工團團長王森稔醫師認為,很多醫學院的學生從小到大都是在父母的鞭策與呵護之下成長,他們總是認為學習目標就是成績優秀與表現良好,但其實並不然,書本只是一種工具,醫學是以服務人群為首要的目標。

透過國際志工團的橋樑,學生可以去接觸全球社會的各個角落,不管是到臺灣偏遠地區或是國際上需要人文關懷的地方,書上的東西是非常死板的,而在書本外的重點是如何和不同文化背景的人產生互動,而學生也可透過身體力行和語言溝通,將目前所學的知識貢獻給需要的地方。

 

用熱誠與關懷來包容被需要的人

高醫大國際志工前往的地區是醫療資源最貧乏的地方,只有這樣學生才能夠更清楚地了解這些需要被關懷的人群特質。王森稔醫師認為,醫策會發現過去臺灣的醫學教育太過專科化,醫生只看「病」不看「人」,這些觀念開始被導正。

而透過在第三世界和當地居民的長時間的互動,不只是訓練疾病診療技能,更重要的是對人的關懷,相信這價值讓學生得到相當多的成長。

高醫大國際志工團在馬拉威、索羅門以及印度三個國家一直扮演著當地衛生教育推廣的舵手,當地除了貧乏的生活條件外,往往也忽略了許多基礎的保健常識。例如向索羅門居民宣導瘧疾及愛滋病衛生教育時,才發現居民居然不知菸酒會傷身的常識,志工團隊皆是到了當地才瞭解居民對於衛教知識的貧乏。張豫苓認為國際志工服務應該是到當地去深入了解她們需要甚麼,不能以先進國家的觀念先入為主,這樣反而會錯過認知當地真正的需求。

除了將愛心送到國外,高醫大也不忘關懷臺灣偏遠地區,為了就醫不便的山區鄉鎮,高醫大山地志工服務也行之有年,醫師與學生們皆會定期下鄉提供醫療資源服務和衛生教育,多年來造福了不少山區居民。

 

從服務中探索幸福 從溝通中獲得感動

2010 年由張豫苓領軍的高醫大國際志工團,曾以編纂「醫索寓言--跨越醫界、超越國界」團隊獲得行政院青輔會99 年青舵獎及北印度區域和平志工績優團隊全國競賽國際志工類服務創意獎。高醫志工們在索羅門宣導衛生教育,並將台灣歌曲「你是我的花朵」設計成一套健康操,成為寄生蟲、口腔、糖尿病以及高血壓等相關疾病病患的衛教重點課程。每當音樂響起,當地居民無論大人小孩,皆紛紛和志工團隊及醫護人員一同隨著音樂起舞,讓當地居民可以在快樂律動中學習,成功帶來衛生教育的效果最大化。

經過心靈與知識上的成長,回到台灣後的豫苓認為,體驗不一樣的事情,對待他人的方式也會變得不一樣,不會再用自己原來的主觀來判斷事務,也不再認為萬事皆理所當然。

高醫大國際志工團隊將在未來持續地在馬拉威、索羅門以及印度等地區提供醫療服務,且以衛生教育和口腔保健做為服務主軸。她認為高醫大國際志工們,在活動中不但可用醫療服務成就善行、以英語能力和國際接軌,而且可在這段旅程中發掘自我價值,獲益匪淺。生命就像一本故事書,就像在走一趟旅程,切莫須度,走過必得留下有價值的痕跡,為此志業,不管怎樣都要堅持下去。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