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ARE

文∕ Eileen Shen

 

14-1

 

現在的年輕學子大概很難想像,如今4、50 歲的人,當年是怎麼接觸、學習英語的,在那個還沒有電腦、網路,甚至是電子辭典的年代,學英文的方法其實很簡單,就是蜷縮在昏黃的桌燈前念課本、背字典、聽英語廣播,畢竟那個年代,連電視上播的美國影集都是中文配音呢!

 

國文老師循循善誘 英語竟因此開竅?!

 

而這樣的世代,英文好壞往往取決於學校老師的教法和關注,即將邁入50 大關的張正立,當年正是處於這樣的關鍵時期,「我們那個年代,是到了國中才開始有英文課,但很多同學在小學時期就已經利用課餘時間補習英文,因此升上國一時,我對於英文課其實感到很挫折。」

 

相較於其他同學能馬上跟上課堂進度,張正立當時連音標都看不懂,跟不上老師教學的步伐、考試從來沒及格過,讓他差點就要放棄英文,「但我當時的國文老師同時也是導師,告訴我課本最後一頁有音標表、利用課餘時間帶我念一遍,我才開始覺得英文有趣。」

 

不僅重拾學習興趣,國文老師的教導讓張正立的英文成績開始進步,升上國二之後,他的英文考試就再也沒有低於90 分過,甚至還一路當英文小老師到畢業,「就是開竅了啊!」

 

我的學習法

 學校課業   搖滾音樂  ICRT英語廣播節目

 

當然,不僅國文老師的教導,張正立自己也很努力跟上學校英文課程進度,回家總是邊寫功課、邊開ICRT 英語廣播節目聽。上了高中之後,甚至還跟同學一起組樂團,「那時我最喜歡的是西洋搖滾樂,像是老鷹合唱團、海灘男孩、史密斯飛船、U2……,總是跟同學一起練習這些樂團的歌曲!」

 

「另外當年也很流行背字典,以前的字典書口上並沒有明顯的字母標記,我們總是會用螢光筆把它畫得明顯一點,甚至還會在標記處挖洞,讓字典更好翻。」張正立笑道,即使如今3C 工具普遍、網路資源發達,他還是覺得翻紙本字典比較有學習樂趣和效果,也因此即使他後來為人父母,教導子女學習時,他也帶著孩子一起製作「手繪書口」的字典,希望把自己的學習方法傳承給下一代。

 

事實上,張正立總是以自己的職涯勉勵子女學好英語,「我就是靠英語吃飯的。」原來張正立從學校畢業後,就以優秀的英語文能力進入華航貨運部從事業務工作,每天都要跟世界各地的貨運物流、航運公司等單位溝通,還不到10 年便爭取到首批外派機會,先到上海支援,再以TOEIC 865 分獲得正式外派到印尼長達2 年,爾後又到上海2 年,「那幾年讓我的英語又更進步了。」

 

之所以爭取海外工作機會,最主要原因當然是薪水待遇比在本國優渥,「那時期外派的薪資會增加1 倍以上。」不過,他認為更值得的是能在國外和來自世界各國的人一起工作,「我不只可以精進英語,還能學到許多國家的文化、當地語言。」

 

張正立說,認識各國人是他外派的最大收穫,總是能夠在互動當中了解更多異國文化、習俗,甚至是笑話,「和這些人往來,就像是遊歷了世界一樣。」

 

即將邁入知命之年的張正立,對於退休生活的想像包括能夠到美國來一趟重型機車之旅,「但太太應該是不會同意的。」他笑道,另外就是繼續要求自己的小孩把英文學好。

 

他以自身的經歷期許下一代年輕人把英語練好,「如果想要看到更廣大的世界、過更好的生活、做更有趣的工作,英語是最基本的必備條件。」而當英文成為人們的基本能力,唯有花更多時間盤點環境資源、栽培自己,培養專業能力以及勇於挑戰的開放心胸,才能從競爭中脫穎而出,獲得更多發展機會。

 

14-2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