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ARE

文/ Roxanne Kuo

「年輕男女一對一對盛裝出席,參加音樂會,我趨前問他們:通常多久參加一次音樂會?他們笑答:最近比較忙,所以這一個月以來,『只』聽了一兩次!」

若不是到捷克出差,親眼見識到當地人對音樂、文化的熱衷程度,洪崇仁或許真的會以為,那些身著盛裝、晚禮服的人們,只會在電影裡面出現。一度以為自己置身在「電影情節」裡的人,是為公司設廠投資而前往捷克出差的華碩(ASUS)電腦法務中心法務長洪崇仁。

 

實驗室之外的選擇 英文好引契機    

回想起大學就讀輔大電子工程系的自己,他笑著說:「大學的我幾乎不進教室的,書也讀得很混,記得當時一度很低潮,甚至打算畢業後乾脆直接去修電路板。」當時的洪崇仁,就像許多自認為選錯科系的學生一樣,因為不知還可以做甚麼而感到意志消沉。大二時趁課餘打工,偶然接觸到修理電路板、Quality Control(品質管理)等工作,竟一度認為自己將終此餘生。

「我只知道,整天窩在Lab(實驗室)裡不是我要的生活!」洪崇仁說。

好在,因為英語文能力比同儕來得好,為洪崇仁的職涯發展之路帶來轉機。當兵時,洪崇仁被調去負責處理109自走砲,他說明,「因為說明手冊都是英文的,自己稍能派上用場。」

看著英語文能力不錯卻意志消沉的洪崇仁,軍中同袍好友忍不住跟他說:「別荒廢自己的才能,去ITI上課吧!」原是理工背景的洪崇仁先是不以為意,直到發現自己「翻開報紙,竟然一點財經知識都看不懂」時,終於決定,退伍後直接去外貿協會國企班英語組(以下簡稱ITI)上課。

 

一場意外車禍 萌生研究法律念頭   

「ITI的授課內容多以實務考量,像是了解經濟學,看懂國際提單、報表等,跟以往上課的內容差距很大,都是學了就能直接在職場上運用的知識。」洪崇仁說。也由於許多課程都是全英語授課,讓英語文能力已經不錯的他,結訓時更取得多益900多的高分。

有趣的是,對學習一向不抱熱忱的洪崇仁,竟然在ITI研習的過程中,發掘了自己真正感興趣的專業,且對學習樂此不疲。他分享,還記得當時他的父母出了一場車禍,因而跟遊覽車公司起了糾紛,結果,在最後的訴訟、判決中,卻只獲得了新臺幣14萬元的損害賠償。

他不忍地說:「我母親肋骨斷了十幾根,雙親也都在醫院躺了一個多月,直到現在都還有後遺症!」洪崇仁沒想到,法律的判決竟是如此輕描淡寫。可惜當時的他不懂法律,也無力進一步爭取權益。他才發現自己「很想知道『法律』是怎麼一回事!」

 

轉捩點 躍身國際法務經理人   

後來,洪崇仁透過一位老師提供的資訊,得知有非法律學士背景也能報考的東吳大學學士後法律研究所。歷經曲折及意外,他終於下定決心,要鑽研法律。「有些東西你愈是想甩開的,愈是會跟著你一輩子。」洪崇仁打趣地說,正如同他自己想也沒想過,現於ASUS擔任的法務工作領域,竟會是結合了自己曾經接觸過的法律、財經、電子工程等多元專業。

洪崇仁說:「進入ITI確實是我人生的一大轉折點。」若非如此,他應該不會發現自己對法律的喜愛,更不會順利成為執業律師,甚至別提是否有能力進入一間國際電腦大廠,並成功當一個平均一年至少到國外出差4、5次的法務長。

除了最常出差到美國以外,洪崇仁也曾經為應工作需求而去過中國大陸、日本、捷克、匈牙利、墨西哥、德國、荷蘭、俄羅斯、馬來西亞、新加坡等國家。跟當年那個從台南新營北上念書,不知道自己下一步在哪裡的男孩相比,洪崇仁早已脫胎換骨,化身成一位優秀的國際經理人。

 

法務英語用字精準 熱情帶領一切   

「像是處理國際訴訟、談判授權事宜,這些都需要用字精準的英語。」洪崇仁透露,受惠於ITI 的英文寫作訓練,自己才開始明白英語文寫作的用字遣詞大有學問。「我從原本以為自己『會寫』,到發現原來『不會寫』,然後又回到掌握『很會寫』英文作文的技巧。」

洪崇仁分享,當時的老師會在文章上「作記號」,但只點出「語句錯誤的類型」,而非直接寫出答案。「這樣的好處是可以刺激學生自主思考,並一再重新組織文句(rewrite),累積正確的英語文用法。」

到職場上實戰後,洪崇仁更是深深體會法務英語(Legal English)的講究,「好比開庭時面對律師答問、當庭對著法官辯護等。尤其到了美國,語文用字更是必須精確,且邏輯清楚。」他舉例,像是遇到美國客戶,若還不算熟識,可千萬別輕率地對人說:「I“KNOW” him.」、「He’s my “FRIEND”.」

回首一路的成長,洪崇仁勉勵年輕人:「要找出自己有熱情的事」,因為唯有如此,才能持續累積能量,從而爆發最大的影響力。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