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ARE

文/戴維揚

《本文摘錄自 English Career 雜誌第40 期》

 

◎BOX戴維揚 教授

現職:玄奘大學應用外語學系客座教授

學歷:美國伊利諾大學比較文學博士

經歷:師範大學英語學系教授、師範大學國語教學中心主任、南加大英文助理教授、台師大實習輔導處處長

專長:英語文教學、文學批評理論、第二語言習得、語意學、語音學、詞彙學

 

◎內文

Linsanity(林來瘋)這個專有名詞瘋遍紐約、全美、華人區到全球。Linsanity 的本尊林書豪經過NBA(National Basketball Association, 美國職籃聯盟)三隊三落三起,連坐冷板凳一年多,就在主將大都受傷之際獲千載難逢的良機,2012 年2 月5 日首次上場36 分鐘獲25 分,接著在2 月7 日首度以先發選手(starter)上場獲28 分, 接著帶領紐約尼克隊(Knicks) 在15 敗之後連勝7 場,飆進天堂,掀起了全球矚目的 Linsanity。

不僅獲得 NBA 東區單周的 MVP(Most Valuable Player,最有價值球星)也獲得《運動畫刊》連刊兩周的封面人物(cover star),更獲得 TIMES(《時代雜誌》)的封面球星,一周之內已經掀起了全球的關注。

然而兩周之後遭遇六連敗猶如下地獄,最慘一役對熱火隊(Heat)投12 次只進一球,加上8 次「失誤」(turnovers)。

有人擔心被捧上天的 Linderella(Cinderella,灰姑娘),或 Peter Pan(小飛俠)的神奇幻象破滅又落回人間,神話可能就此嘎然即止。幸好豪小子從失敗中一再吸取教訓,後來對騎士隊一役,17 號的林書豪在被打傷流鼻血,落後17 分之後還能再度演出神奇的「逆轉秀」(turn the show over)(終場120:103,倒贏17 分),他再度難以置信地獲19 分、13助攻「双十」(double-double)的佳績,更難得破天荒只犯1 次「失誤」奪下下半球季的第一場勝利;自此我們可以相當肯定地判斷 Linsanity 這個詞彙必然可長久地鑽刻在球迷的心中。

 

Linsanity 新辭彙密碼解構

辭源學(Etymology

英文詞彙(words、vocabulary、lexicon 的學名叫 Lexicology 詞彙學)必須從辭源學(Etymology)中的希臘、拉丁文字根,可探知其原意以及衍生(generative)意涵。例如sanity 一辭源於拉丁文:言必稱神的「聖徒」(saints)的行為或現象,其思、其言、其行必然條理清晰,頭腦精明,行為理智,IQ、EQ、SQ 樣樣有如神明。然而這狀態必要隨時繼續保持(keeping sanity),不然稍縱即逝(losingsanity, 即insane 或insanity)。

Linsanity 一辭由林書豪旋風衍生,確具戲劇性、連續性、故事性的十足「張力」(tensions)。然而林書豪無論勝負皆單一地依靠、讚美上帝,比賽必帶雙手環(奉上帝之名打球,IN JESUS NAME IPLAY),球賽前必做打開聖經,手指上帝如聖徒般的堅定、堅持、堅貞。其英文名字 Jeremy 源自舊約聖經的先知「耶利米」:兩篇書名為〈耶利米書〉及〈耶利米哀歌〉。

「耶利米」希伯來文(猶太)文原意為「高舉上帝」。舊約中的耶利米先知在被擄到巴比倫為奴,竟然不怨天尤人而能忍辱負重再經戲劇化復國,所以當記者問及林書豪最希望人們歡呼他哪個名號,他很堅定、直接單純地說「叫我 Jeremy(高舉上帝)就好」。

相較於電影 Moneyball(魔球)轟動美國職棒的故事,「運動家隊」的總經理早年未進史丹佛大學讀書,選擇只為錢打球,但他至終未能成為球星;當了總經理之後,採取另一個極端,深信球隊不為錢也可獲「總冠軍」(Title),但事與願違,至終只是留給人們無限的遺憾。可惜該影片既未見類似美式足球四分衛明星 Tim Tebow(哈佛學生)式的 tebowing(單腳屈膝如弓 bow 的祈禱),也未見 Jeremy Lin 單手指天、單一仰望天神「臨林」的 Linsanity 英姿。他們兩位依靠信仰的力量造成由「坐冷板凳」(“benchwarmer”)一舉成名,成為天下皆知的「神」奇人物,並新創以其姓為字根的新詞彙現象,比電影還要電影化,比「魔球」還要魔。

 

詞構學(Morphology

鑑於萬物皆具「形式」(forms)或「結構」(structures),所以英文新辭 Linsanity 必然依照「詞構學」的原理、原則,分解詞根(roots)為“san”,其音/意皆為「聖」;如林書豪生長的加州灣區(BayArea),其北區稱 San Francisco(舊金山音譯聖方濟士),南灣區叫 San Jose(聖荷西)。至於人名地名皆可稱「聖」,如聖彼得(帝俄首都叫聖彼特堡)、或聖保羅(巴西首都)。也許今後可稱 J. Lin 為球「聖」;西方人叫 Linsanity 其音也可意會為林「大聖」的意涵(或林「神」)。

英文詞根之前加「前綴詞」或稱詞首(prefix)的 in- 具有雙重矛盾弔詭(paradox),又富有模稜兩可(ambiguity)多重意涵;後綴詞詞尾(suffix)-ity(性)構成的詞彙,如文哲論述(discourse)的「可然性」(probability),呈現在 Aristotle(亞里斯多德)史實中的「或然率」(possibility);好比《灰姑娘》或《小飛俠》的 probability 實現在實際人間的 possibility。

豪小子連勝5 場以後, 漸漸出現同詞尾 in 的Lin=Win,直到連勝7 場最高峯,儼然只要Lin 一上場「必然」贏(win),所以中文就大量出現「零輸豪」的新詞彙;可惜第8 場開始破功,Lin 只是一位具有 finity(有限性)的人,不是 L-infinity(林無限)。雖然兩詞具有絕佳的相似的「密切關係」(affinity),人們總期望只要有 Lin 出現,其中的 in(無)就消失而能無限次地勝利。

 

More Information

本篇文章僅摘錄戴教授從辭源學、詞構學解構Linsanity 辭彙的部分,全文請見:

http://www.toeicok.com.tw/public/magazine_content.php?cid=388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