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ARE

文/周強

周強老師配合 TED 菁英論壇,教授同學克服多益聽力障礙的十大心法。
本篇我們介紹 Jack Choi 先生的精彩演說:「虛擬解剖檯」(On the virtual dissection table),配合周強老師所做的聽力元素的分析,以聽力十大心法強化您聽英文的能力,可謂一舉數得。

如果有機會請你教外國人說華語,你會如何教他們發ㄢ與ㄤ的音,或是ㄨ與ㄩ,又或是ㄠ與ㄡ的音?你會如何教他們分辨發音「這件事,你應該當心」與「這件事,你應該擔心」的不同?或發音「好笑」與「吼叫」的不同?這幾個音是華語裡的「韻母」,即是我們英語中所謂的母音。英語想要發音正確、想要聽得清楚而精準,幾個母音一定要掌握到。

 

不論你是使用 KK 音標,還是自然發音法,試舉以下的四個母音分別為 [æ]、[ʌ]、[e] 和 [ə] 為例,是一般英語學習者在學習口說時,較無法正確掌握發音的其中一部份:

[æ] ––– 此音在華語裡沒有,因此不易揣摩。蘋果apple 的美式發音正是此音。它很容易與字母 e 所發的 [ɛ] 混淆。你如果能夠正確發出 [æ] 與 [ɛ],那麼你才能正確地聽出 bad、bed(壞與床),bag、beg(袋與求),land、lend(地與借)。

[ʌ] ––– 此音在華語裡也難意會言傳,它是個短促而脆的母音。七喜7 Up的up與「切」的cut發的是此音。它很容易與 [ɑ] 混淆。你如果能夠正確發出 [ʌ]、[ɛ] 與[ɑ],那麼你才能正確地聽出cup、cop(杯子與警察),bug、Bob(蟲與人名鮑伯),bunch、bench(束與椅凳),hug、hot(擁抱與熱的)。

[e] ––– 英語老師通常稱之為雙母音。華語裡的 [ ㄟ ]與它很接近,但是還要再「欸」下去,而且加一個 [ɪ]的尾音,所以稱為「雙母音」。「怨恨」的 hate 發的是此音。它很容易與 [ɛ] 混淆。你如果能夠正確發出 [e]與 [ɛ],那麼你才能正確地聽出 lake、leg、lag(湖、腿與延遲),mate、met、math(朋友、遇見與數學),later、letter、latter(以後、字母與後者)。

[ə] ––– ago(以前)的字母 a 發的是此音。所有輕音節的母音 a、e、i、o、u 在說得很快的情況下,都會呈現 [ə] 的音。

當發音正確時,日後再聽到此音,才能分辨其差異。所以記住這個口訣 :「你唸得對,你才聽得準。」至於對自己的英語發音沒有信心或是有疑慮的同學,不妨找老師幫你調音或是正音一下。坊間有很多不錯的發音教材,同學可以透過聆聽 CD 裡的外籍人士發音,藉由跟讀而模仿,假以時日必然有一口漂亮的發音。

 

多益測驗的聽力部份,在 Part 1 圖片題與 Part 2 應答題中常會出現混淆音的陷阱。有幾個常見的字,在測驗你是否能夠辨別母音的差異:

plane / plan
plane 與 plan 都是國際職場常用字。plane 是「飛機」,讀作 [plen];plan 是「計畫」,讀作 [plæn],母 音 分 別 是 [e] 與 [æ]。 此 外,plain(平淡的) 與
plant(植物)也很受出題者青睞。

 

pain / pen / pan
pain 讀作 [pen],是「疼痛」,常用的背痛是 back pain,而止痛藥是 pain killer。而 pen 是「筆」,讀作[pɛn],「原子筆」通稱 ball pen。「平底鍋」的 pan讀作 [pæn],三個字的母音分別是 [e]、[ɛ] 與 [æ]。paint 則是油漆。

 

board / abroad
board 讀作 [bord],但是 abroad 讀作 [əˋbrɔd],母音分別是 [o] 與 [ɔ],但是這兩個字都常出現在多益測驗。board 在多益中有三大用法:一是牌子、板狀物,二是董事會,三是動詞的登上(飛機、船),而「登機證」是 boarding pass。至於 abroad 是副詞或形容詞的「到國外、在國外」,而出國進修是「go abroad for advanced study」。

 

law / low
law 讀作 [lɔ],但是 low 讀作 [lo],母音分別是 [ɔ] 與[o]。這 law 是「法律」,但是 low 是「低的、低下的」。猶記得動作片巨星席維斯史特龍的螢幕名句「I am the law !」(我就是法律)。當他在把歒人打得落花流水時,你若是把他的「I am the law !」聽成「I am the low.」(我是低下的人),那你就整個 low 掉了!

 

這一篇 Jack Choi 先生六分多鐘的演講,頗富知識性。它的標題為「On the virtual dissection table」。談到 virtual 這個字,本來是指「實質上的、實際上的、幾乎 … 的」。但是自從人類發明電腦之後,它被電腦產業轉借為「虛擬的」,例如你的智慧型手機用的是虛擬鍵盤(virtual keyboard)。所以這篇 On the virtual dissection table 談的是現今訓練醫護人員的「虛擬解剖檯」。

既然是解剖檯,Choi 先生的演講當然有很多 cut( 切 )、anatomy( 解剖學 )、dissection(解剖、切開)的用語。「anatomy」這個字在前幾年很紅,因為當年紅極一時的美國影集「實習醫生」,片名就是 Grey’s Anatomy。 從 Choi 先生的 姓氏來看,他應該是一位日本人,日本發音以英式發音為主。他的 cut 發音是準確的 [ʌ], 但是他 anatomy 發的音是英式 [əˋnɑtəmɪ], 而不是美式慣常的 [əˋnætəmɪ]。 他 dissection 發的音是英式的 [dɑɪˋsɛkʃən], 也不是美式慣常的[dɪˋsɛkʃən]。此外,放在解剖檯上的「大體」,美式慣常將cadaver唸作[kəˋdævɚ],但是 Choi 先生多半讀為英式的 [kɑˋdɑvɑ]。又例如,「維持」的 maintain, 美式發音多讀為 [menˋten],但是 Choi 先生讀為[mɛnˋtɛn]。以上的差異點,都在母音,而母音發音的差異,會造成聽力的誤差,就如同華語的「當心」與「擔心」、「嘔心瀝血」與「噁心吐雪」,有所不同。

 

Choi 先生演講的一個笑點是他在切割的過程中按錯了一個鍵,他因此發出了一聲「Oops」,這在華語裡就是我們的「哎呀!」,他打趣地說:

You don’t want to hear “oops” in real surgery. But fortunately, our digital man has “undo”.

他說「你不會希望在真正的手術檯上聽到醫生說『哎呀!』,但幸運的是,我們的虛擬解剖檯有『復原』功能鍵。」引來觀眾會心一笑。這「Oops」的發音是 [ups] 而不是 [ops],母音的發音要精準!

Choi 先生的虛擬解剖表演,歷歷在目、彷若真實,讓人感受到現代科技進步的一日千里。這篇 TED 演說,長度適中,沒有難懂的專業術語,適合準備參加多益測驗的同學練習聽力。你想知道 Choi 先生如何舒緩現場因為太過真實而感到不舒服的觀眾嗎?你想知道他 interact 這個字如何發音嗎?最重要的,你想精準地發出英語中的「母音」嗎?快去 TED 菁英論壇 Check it out !

SHARE